学习的最高境界:追本溯源,感而遂通。

评论274

庄子曰:“吾生有崖,而知无崖,以有崖求无崖,殆哉矣。”意思是:人的生命是有限的,知识是无限的,用有限的生命去追求无限的知识,那是很危险的。也就是说,一向被尊为金科玉律的“书山有路勤为径,学海无涯苦作舟”是错误的。如果缺乏悟性,没有学习知识的能力、没有应用知识的能力、没有创新知识的能力,再多的知识也没用。不应学习尚未毕业就已过时的东西,应通才教育。对一个人终生有益的不是知识,而是能力和品质。知识这东西,你永远学不完,只有掌握如何学习的方法(包括出来社会之后和需要的时候),学些真真正正有用的知识,举一反三、触类旁通,由常道进入大道,才能涌现出新时代的圣贤者。

现在的考试多考记忆,我们相信人的记忆不可和硬盘相比,不要把学生培养成(只能记载知识的)硬盘。扪心自问:平时日用的东西有多少是在学校里学的?要想走出这个怪圈,就必须提高人们的智慧,提高人们的文化水平(这里指中华文化,不是指鸦片文化)。 办学校,首先在人,人之中最重要的是有学问。现代西式教育,过分注重于学校的外观形式和学生的考试分数,虽然拥有富丽堂皇的校舍和庞大无比的组织,但是缺乏有识的学者和有志的学生,教育质素低下,心理素质缺如,整天把学生束缚在课堂上和作业堆里,把学生的头脑捆绑到各种应试题海中,学生天生而来的想象力、创造力以及思维灵活性已消灭殆尽,成了傻愣愣的书呆子,除了书本知识之外什么都不懂,以至现代男儿少有胸怀天下的气概。卢梭曾经说过:“教育错了的儿童比未受教育的儿童离智慧更远”,“最重要的教育原则是不要爱惜时间,要浪费时间”。爱因斯坦亦说过:“忘记了课堂上所学的一切,剩下的才叫教育”。

管子·权修:“一树一获者,谷也;一树十获者,木也;一树百获者,人也。”钱学森之问:“为甚么中国有这么多聪明的学生,却培养不出杰出的人才?我们究竟哪里出了问题?”

学者,学其所不能学也;行者,行其所不能行也;辩者,辩其所不能辩也。知止乎其所不能知,至矣。《庄子》

聪明才智包括分析、判断、创造和思考能力。“其作始也简,其将毕也必巨”,《庄子》。

学校(school)一词出自希腊文(schol),原意是“闲暇”,特别是指相从问学的休闲活动,蕴含“再学习”的意思,是享受的地方!古代希腊罗马的教育理想,主要是培养各方面均衡发展的公民。他们将休闲视为教育和生活中非常重要的一环。即只有在闲暇的时候,一个人才会花时间去思考和学习,才会有创造力和想象力。美国学者杰弗瑞?戈比在上个世纪九十年代认为:休闲是从文化环境和物质环境的外在压力中解脱出来的一种相对自由的生活,它使个体能够以自己所喜爱的、本能地感到有价值的方式,在内心之爱的驱动下行动,并为信仰提供一个基础。

知识和能力是两回事。有媒体报导称,数十年来,高考状元无一领军职场,大多情商低。高考状元,昔日智商最高的一个群体,为何未能在职场显山露水?如果说读书拼的是智商,那么,职场拼的就是情商。但是,高智商、高情商却并不代表着成功。唯有加入财商(Financial Quotient 金融智商。指一个人与金钱财富打交道的能力),才能实现人生的圆满。智商、情商、财商,是现代社会能力和实现人生价值三大不可或缺的素质。

《史记·孔子世家》记载:孔子曾向当时着名的一位名叫师襄子的琴师学习弹琴技艺。乐师师襄子教授给孔子一个曲调进行练习,孔子掌握了以后,一连反复练习了十天,也没有要求再添加新的曲子进行学习。师襄子感到奇怪,就说:“这一曲你已经完全掌握了,可以学些新曲了。”孔子说:“我已经熟习乐曲了,但还没有熟练地掌握弹琴的技法,还需要继续练习。”过了些时候,师襄子又说:“我听了你弹得曲子,你已熟习弹琴的技法了,下一步可以学些新曲子了。”然而,孔子还是说:“我还没有领会乐曲的情感意蕴,还需要继续深入。”又过了几天,师襄子再来问他:“这个意蕴,你已经领会了,你的琴艺里面表达了情感和意蕴。”孔子回答说:“我还没有体会出作曲者是怎样的一个人,还要继续练习。”师襄子觉得孔子讲得很有道理,也就不再催促了。又过了些时候,师襄子再次来到孔子跟前,却看到孔子正在专致于抚琴之中,面色肃穆沉静,好像深思着甚么;接着又好像心旷神怡,显出了洞穿幽远深邃的表情。而后边抚琴,开口高兴地对师襄子说:“我体会出了作曲者是个甚么样的人了,他的肤色黝黑,身材高大,有王者之相,目光明亮而深邃,好像一个统治四方侯的王者。这个人,除了周文王又有谁能够如此呢!”师襄子听了以后,赶快恭敬地离开坐位,给孔子施礼,拜了两拜,说:“原来我老师教我这个曲子时,就说过了,此曲的名字正是叫《文王操》呀”。这就是学习的最高境界:追本溯源,感而遂通。

来源:多成网上学校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