咳嗽咳出来的思路–临床如何诊疗疾病

评论151

2.谨守具体病症病机

他永远铭记着—2013年10月16日。那天,四个他所熟识的病人找他。

案例一,女性,45岁,身高1.75米,体重95公斤。咳嗽不止,呼吸急促,喉间痰鸣,痰粘滞色白,涕泪交流,胸中憋闷,苔白腻,脉滑。患者平素胃口好,喜肥甘,形肥体胖,不喜运动,动则喘喝。

案例二,女性,55岁,消瘦。咳嗽,阵性发作,咳嗽连声,咽干口燥,咽喉疼痛,无痰,曾咳吐两次,少许痰涎中有血丝,舌红无苔,脉细数。患者平素好动、话多、难静,潮热盗汗,失眠多梦,头晕耳鸣。

案例三,男性,39岁,身体壮实。咳嗽,阵性咳,身热,痰黄,鼻流浊涕,咽喉疼痛,胁肋疼痛,口苦,咽干,目眩,头痛如裂,舌红,苔黄腻。患者毕业于某名牌大学,为官多年不得提拔,平素喜烟酒,长熬夜,性情急躁。

案例四,男性,2岁,身高体重不达标。咳嗽无力,喉间痰鸣,气急,鼻翼煽动,呛奶,神疲,面色白,目无光泽,唇淡,舌质淡而胖嫩,指纹淡。患儿早产,出生时体重2.4公斤。

辨证论治重视个体,一切以个人症状为出发点。于是,四个病人分别被辨证诊断为痰湿、阴虚、肝火犯肺和肺肾气虚。给予不同治疗(二陈汤、百合固金汤、黛蛤散和六君子汤)。

傍晚,他也咳嗽,嗓子痒痒的,鼻子阻塞厉害,胸闷得慌。

望着漫天阴霾,耳闻呼呼北风,他有些怀念两天前红红火火的太阳和蓝蓝的天与淡淡的云,怀念秋高气爽的日子。可转眼间,所有这一切就被翻过秦岭的风,挟着霜雪和雾霾淹没了。

吃饭时,他咳得差点呕吐。夫人也咳嗽。

饭后,他习惯坐在电视机前收看《新闻联播》。

第一条居然是黄色预警—雾霾来了!那一年的第一场雪也来了。

“杭州、上海气温骤然从22C度降到11C”

“内蒙、陕西、山西普降中雪,比往年提前1月”

“京石、京藏、京新、京沪高速因为能见度低封闭”

“郑州中小学取消课间活动”

“北京协和医院儿科人山人海”,“华西医院过道上全是输液的孩子”

“这该死的鬼天气”夫人诅咒。

“鬼天气!?”他有所感悟。

“对啊!没有这种天气,哪来这么多咳嗽?”他突然意识到:他夫人,他自己,他白天记录的四个案例,以及协和、华西医院收治的无数咳嗽肯定就是因为那一场寒潮、霜雪、雾霾,而决不可能是患者长期存在,且一时半载都难于改变的痰湿、阴虚、肝火和肺肾气虚。四个案例中的所谓痰湿、阴虚、肝火和肺肾气虚,其实只是那天的寒潮与雾霾所致的咳嗽这个病在肥胖(案例一)、更年期(案例二)、性格(案例三)和早产低体重(案例四)等不同体质间的不同反应和表现形式罢了。

接下来的一条新闻更引起他注意

“雾霾熏病佩蒂·奥斯汀(Patti Austin),‘北京咳’终结名人首秀--万众瞩目的美国格莱美奖获得者奥斯汀因为到北京后咳嗽,呼吸道感染,发为哮喘,故原定于18日在北京国家大剧院的演出被取消。这位63岁的歌后,对此深表歉意和遗憾。她说‘没想到念念不忘的北京之行竟然如此!?”

从此,一个新名词—“北京咳”诞生!

他在澳大利亚旅行。导游正用北京咳说事。

“知道北京PM2.5多少吗?”

“250”他随口答到。不知道北京,但知道成都。临走的那几天,成都天气不好,市民归罪于彭州新建的石化厂。他刚对比过成都市中心和周边地区的空气质量。

“告诉你们吧!北京今天604,沈阳826,石家庄763。每次我到北京,下飞机就咳。北京咳是一道亮丽的风景,北京咳让人感触颇深!”

尽管导游在揭中国的短。但导游说的事实,他不好反驳。

“知道悉尼PM2.5吗?”

他还很想道。

“昨天6。今天刚好2.5”

“所以,车上的朋友们,你们太有福了。你们见证了真正的蓝天和白云,你们呼吸到了全世界最清新的空气。这是在你们中国永远做不到的!”

听到这里,他忍受不了。他说“It is the fact that air quality in china is poor. However, ourgovernment and our people are becoming aware and paying attention to thisissue. In the past, no one believed that the Communist party would win the war.No one believed that Chinese army would fight against American in North Korea.And no one would believe that the Chinese government was able to solve theproblem of adequate food and clothing for more than 10 billion people, nor becomethe second biggest economy in the world. Therefore, do have faith. The GreatBritain overcame acid rain. Environment in japan was improved. Chinese peoplewill definitely breathe fresh air!(中国目前的空气质量是很差实。但是,中国政府和中国人民已经开始反省,开始重视。过去,没有人相信共产党能赢得江山。没有人相信中国军队敢跨过鸭绿江直接同美国打起来。更没有人相信中国能够在短短几十年里解决十多亿人的温饱,并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所以,请你相信,英国能够消灭酸雨,日本能够优化环境,中国人也一定能够让空气清新)”

当他用并不流利的英语讲来的时候,导游有些惊诧、脸红。全车的中国人给他掌声。

“阿-嘁”正说间,导游咳嗽了。

“你不是去北京才咳吗?怎么澳大利亚也咳?”

“澳大利亚应该没有咳嗽啊!”他进一步揶揄。

“才不是呢!我们国内咳嗽也很普遍。”导游很诚实。

“为什么?”

“我怎么知道。”

通过半个月的旅游,最终他明白了。

澳大利亚空气太清新,生态环境太好。没有雾霾和工业污染,但原始森林中枯枝败叶的味道,屋前房后鲜花的香气,敢于跳到你手上叼食的鸟儿的羽毛,以及倒挂在树上的黑压压一片的蝙蝠拉到树下的厚厚的一层粪便,还有狗熊、梅花鹿等等的气息弥散在空气中,刺激着人的气道,产生高反应。澳大利亚的咳嗽哮喘并不比中国少。

他还去过非洲,那里贫穷,战乱,瘟疫流行,能活着看到每天早晨的太阳升起就不错了,谁还在意区区咳嗽、腹泻和埃博拉呢?

全世界都咳嗽。北京因为雾霾,太原因为煤尘,成都因为盆地,内蒙因为沙尘,深圳因为海潮,大理因为(下关)风,拉萨因为干燥,澳大利亚因为过敏,加拿大因为寒冷,赤道几内压因为炎热,叙利亚因为战乱。辨证论治要求找出每个地区,每个患者咳嗽的证型和原因。有时找得到,有时找不到。有时找对了,有时可能找错。现实却是:大家都处于咳嗽状态。尽管病因可能不同,尽管表现形式不同。但咳嗽就不是腹泻,不是多动症,不是鼻炎,不是夜啼,不是乳蛾。既然各种原因最终导致的都是咳嗽而非其它,那么咳嗽这种病理状态就一定具有作为咳嗽而非其它的特有的规律和性质!而且这种规律和特征不因国度、年龄、性别、季节的不同而不同,也不因肥胖、更年期、性格和早产低体重等而改变。理论上,只要找到了这种病理状态的规律和特征,守住它的基本病机,并根据这种本质特征和规律进行治疗,就一定能有助于消除或缓解这种病理状态(有些病目前是治不了的)。

这就是谨守病机诊疗模式的“第二个谨守”。要求围绕主诉,针对主诉,剖析主诉,探寻主诉发生、发展的原因与原理,并通过设立“基本方”以消灭或缓解(有些病症目前尚不能治愈)以主诉为代表的那种病理状态。

基本方建立在对某病症(主诉)共性与规律认识的基础上。不同的基本方针对不同病症。咳嗽有咳嗽的基本方,腹泻有腹泻的基本方,便秘有便秘的基本方,多动症、鼻渊和乳蛾之间的基本方不相同。

他的理念感动了很多人,他的研究引人关注。全国竟然有五十多家大专院校和医疗保健机构参与到探寻病症的基本病机以及设计基本方的研究中来。他们既运用中医理论,也运用西医理论,还参考科学育儿知识;既横向联系,天人合一,又纵向深入,剖析内体,因而他们设立的基本方对某病症的疗效较为肯定,能在各地取得一致的重复效应,引起了中医和西医的共鸣。

他们的成就在于一种模式建立和一本书的问世--《小儿常见病症病机解析-谨守病机解儿难》。这是继公元610年隋代巢元方撰写《诸病源候论》之后,他们对中医病机,特别是儿科病机的又一次全面总结。难怪著名中医专家张奇文先生称该书为“诸病源候新论”。

 

文章来源 公众号:廖品东教授小儿推拿

电费折扣充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