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小儿推拿退烧机制的深度思考!

评论150

发了“惊心动魂七十二小时”引起大家广泛兴趣,全国各地许多临床医生提出了问题。现解答如下。

1.介质的问题。目前我们借鉴彭进和符明进的方法用30%左右的酒精。具有促深透和扩张血管的作用,有利于退热。这也是刘开运老先生的经验。如果用葱姜水,对皮肤和血管的刺激会强烈一些,但冲兑麻烦。

2.小儿推拿只是一种外治法,它通过刺激皮部和穴位(用俞穴学的观点看刺激穴位此说有些勉强!)发挥作用。要退烧最终要靠水。所以,退热作用可能是在补水和吃西瓜的基础上通过汗法而体现的。临床发现,做了出汗就能退烧,反之无法不能退烧。因此,小儿发烧时,一切有利于出汗的方法都有退烧作用,如麻黄汤、米汤、姜汤、哭与挣扎(发烧的小儿,我们手法从重从快,一定见痧)

3.退烧的具体机理与刺激血管,使其紧张、扩张、通透性改变有关,这可能是汗法的基础。其实传统上取痧也称红汗,是汗法的另一种形式。

4.推拿致小儿哭时可能致呕吐。呕吐归属于汗法,有退烧作用,金代张子和最为推崇。推拿所致之呕吐是治疗形式,有祛邪作用,与疾病本身呕吐是两回事。四川地区在小儿发烧和积滞情况下有催吐的传统用法(如探法,抠痰法、抱肚法等)。

5.本人不喜欢刺血疗法。从来不用。有人将刺血疗法吹得很神。其实,刺血的关键在于小孩恐惧感,最终因为害怕,因为哭闹而出汗。

6.发烧的时候西医用抗生素,无论理论还是实践上都不是抗生素退烧!而是肌注时的哭与挣扎。有几个小孩发烧。家长要求一定输液和打针。输液我只开了糖盐水和维C;打针我写的头孢,但只是打了无菌水(犯罪啊!),结果,一样退烧了(肌注和三棱针刺血是不是一回事呢?)。

所以,我怀疑我们目前的一些传统观点。

我更加确信“人体内存在神秘未知的抗病机制!”小儿推拿一定是通过刺激与作用于人体的调节机制发挥作用的。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