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儿发烧的中医认识

评论326

在西医的病毒细菌已深入人心,成为人们的常识时,每个家长都会疑问,中药能杀灭细菌,病毒吗,没有认清楚细菌病毒能退烧吗?

中医是仁者之术,中医的概念里没有对抗,中医的概念里也没有细菌病毒,所以更不存在杀灭。中医尊重人体的自主性,独立性,修复性。

人体犹如一个住户,家里进贼了,抗生素抗病毒药物犹如警察,但这个警察很粗暴,警察来了,不分青红皂白,对着房间一阵子射击,贼死了,这家的主人也许也死了,就如人体,病毒死了,细菌死了,正常的细胞毫无幸免的也死了。所以一个病治疗下来,身体自然差了,如癌症化疗,癌细胞死了,正常细胞也多半死了,所以人也死了。

而中医怎么治疗呢,中医的着眼点在于关注进了贼的房间的人的安全性,在保障住户安全的情况下把贼赶出体外,尽量不在房间开辟战场,因为有格斗就有人员伤亡,就有物品毁坏。所以中医关心的是人体,它关心的人体的状态怎么样了,人体的细胞需要什么,战斗力怎么样,如果粮草不够,就补充些粮草,因此中药很多时候是药食同源的。中医最远古制作方子的大师是个国厨,皇帝的厨师。

如果身体要祛除邪气从毛孔出去,毛孔打不开,中药的作用在于帮一把,那就帮身体把毛孔打开,如果身体想排泄病毒从大小便出去,那就通大便,利小便。如果身体的内环境不好,或过分干燥,就补充体液,若果身体过分潮湿,就清除一下湿气。就如把盗贼往外赶出的时候不需要先知道盗贼姓谁名啥一样,在把病毒往外排出的过程中也一定不需要弄清楚病毒的名称、结构吧。正如剩菜剩饭,如果坏了,顺手把剩菜剩饭倒了,然后把盘子用清水冲洗就好了,而不是研究清楚剩菜剩饭中有哪些细菌病毒,然后再去杀灭。这样的治疗怎么会给身体带来副作用呢?

小儿发烧的中医认识

中医对发烧的治理方法

中医因地因时因人治宜,同样的病毒,南北异也;不同的病毒,在一地却同也。不同的人体,因体质不同,发病也异也。那简易合理的退热方法有哪些呢?

 

1、感冒发烧

家庭常用方法

在早期刚有些受凉发烧的征象,给弄点生姜红糖水,葱蒜水,热热的喝上,汗出热退。还可通过多喝热水,多盖被子捂汗、用热水泡脚的方法发汗来起到退热的目的,发烧时皮肤的毛孔都闭塞,刮痧能使毛孔开泻,里面的邪气可以排泄出来,也有退烧的功效。

推拿按摩

如果有小儿推拿基础的,我们用开天门36下,推坎宫揉运太阳穴24下,揉掐脑后高骨(风池穴)10下,揪印堂(眉心)3-7下,一般这个时候孩子就会痛得出汗,然后天河水10分钟,再揉一窝蜂5分钟,掐五指节5遍就可以了。要是揪印堂因为孩子哭下不了手,用力搓背部大椎这块大概10多分钟,也可以带动膀胱经的阳气,或者刮痧大椎穴,孩子也能出汗,然后天河水10分钟,揉一窝蜂5分钟,掐五指节5-7遍。这样基本上就退烧而且不会再烧起来。

用药

中医经典《伤寒论》把人体的结构层次分为六经,因此疾病的层次也分为六经病:太阳病、阳明病、少阳病、太阴病、少阴病、厥阴病。所以治疗也按六经病来治疗,《伤寒论》是治疗一切发烧的经典。

感冒初起邪气都是从主一身之表的太阳经侵入,太阳病的主方有两个:一个是桂枝汤,一个是麻黄汤。一个治的是伤风,一个治的是伤寒。人为伤风所伤,则正气外散,皮肤摸上去黏糊糊的像有汗;被寒气所伤,则表皮内敛,摸上去干巴巴的无汗。伤风身软,伤寒身重。两者共同的特点是“头项强痛而恶寒”。这两个处方在使用时也不是照搬原方,而是根据患者所出的地域、个体的体质的寒热虚实进行变通,开出适合患者的合宜方子来。

这两种情况,我们都采用发汗退热法,这也是感冒初期最常见的退热方法。这个时候虽然用体温计量是发烧的,可是患者自我感受是怕风怕冷,也就是我们常说的风寒感冒,所以风寒感冒判断的依据是身体的主管感受,而不是体温计量的温度,中医就是这么人性化的医学。经常见到很多妈妈来判断是寒还是热用鼻涕是黄的还是白的,其实鼻涕是黄的未必就是热,鼻腔存放鼻涕的位置很多,如果放的时间久一点,人体的温度会让白的鼻涕变黄。

受寒感冒发烧,无论用任何凉药“退热”都是错误的,这是“释邪攻正”的“投敌卖国”行为。发热是身体抵御寒邪,努力使寒邪外散的正常抗病反应,汗出则热退,过去这在民间属于常识。但是现在都只知道退热,殊不知这种退热的性质等于水中加冰,寒上加寒。感冒发烧相当于房子进了盗贼,房主尚有抵抗之力,正邪交战,打得乒乒乓乓热火朝天;正确的方法是打开门,给他个退路(针灸等外治法泻风寒);再送进个警察帮助主人(汤药扶正),正强邪衰,自然就不烧了。现在的办法是用各种化学药物强制机体退烧,甚至滥用激素,不行还要酒精擦抹全身,恨不得扔到冰窟里去立马退烧。这些方法退烧都是寒性的,就像帮助盗贼把主人打晕了,然后主人看不到房间里面有盗贼了,就没有战斗也就不会发烧了,你这到底是要帮哪一边呀?攻伐正气,用多了后患无穷,现在小孩子白血病显著增多跟这个有很大关系。小儿如春天之幼苗,充满生机,但也容易被折,一旦戗伐,轻者影响生长发育,重者会影响一生的体质的。

 

真正的风热感冒,也就是真正的热病,在发热的时候,身体感不恶寒反而怕热的。发烧有怕冷怕风,或者感觉不明显的,绝大部分都是受寒引起的。热者寒之法,可用药性寒凉的药物来达到退热的目的,这种方法只适用于发热而不恶寒的病人(切记,在临床其实很少见),症状常有“四大”:高热不退(大热),汗出较多(大汗),口渴喜喝冷饮(大渴),脉象洪大而数(大脉)等,就是热盛津伤证,此时不能用发汗退热法,宜用甘寒退热法,可用中药白虎汤来治疗。

如见高烧不退,烦躁,口燥咽干,大便干燥,小便黄,舌红苔黄,脉数有力等症状的,为热毒炽盛证,当用苦寒清热法,可用三黄片来治疗。

碰到真正的热证,我们才可以喝些冷饮料来辅佐,但由于这些药物或冷饮都偏属寒凉,易伤脾胃,要适可而止。过寒也会寒遏冰伏,让热透不出来,导致病情缠绵难愈。

高烧大热还可以用通腑泄热法,也叫做“釜底抽薪法”,即用苦寒通便的药物来达到退热的目的。这种方法主要适用于高热而有便秘的病人,甚至病人出现胡言乱语,舌苔黄糙起刺等症状。这时要用清热的药物同时配上通便的药物,大便排下后,热也就降下来。这就是通利大便,泻下热结,使邪热从下而去,可达到去火退热之功,临床上可以用防风通圣丸来治疗,也可适当吃些通便的水果类,但注意不要造成过度腹泻。此外,按摩天枢、大肠俞、大横、内庭等穴位,也能起到通腑泄热的功效。

这种真热的阳明证是不会在太阳受邪的阶段出现的,夏季的中暑与通常感冒性质不同,中暑为受热汗出过多,伤津虚脱所致。中暑得凉则解,感冒得凉则重。感冒的性质通常是寒性的,不可雪上加霜。

 

这是一个发烧病人误治的大致过程:

1. 开始感冒发烧(邪气入太阳) 在西医的抗生素治疗下暂时好了,但是胃口不好,或者没有精神(寒邪并没有祛除干净);

2. 后来再次感冒发烧,听其他人说西药副作用大,就吃了些板蓝根冲剂、或者是双黄连,或者感觉有黄鼻涕或者温度过高,或者咽喉肿痛,认为是风热感冒或者上火了,吃了银翘解毒片,或者是桑菊银翘散,双黄连口服液、或者蒲地蓝口服液,蓝芩口服液等,在服用这些药物的过程中,经常会发现就算退烧了,孩子的胃口也变得很差,甚至发现腹泻。

3. 以后的反复感冒中,发现这些中成药已经没有作用了,然后又转向抗生素,进一步发展到雾化等。

在退烧的过程中,往往会有烧没退,过用寒凉药物,病人开始腹泻,这就是病邪入里的表现,病从上焦心肺掉到了中焦脾胃。更严重的,孩子表现出畏寒,很难入睡或者睡浅多梦,此时病入少阴,患者的体质完全被破坏,小儿患者经过这次患病体质会完全改变,变得从此体弱多病,弱不经风。

这就是我们孩子体质在发烧过程中不断误治最终造成体质恶化的过程。

 

变蒸发热

变蒸学说是我国古代医家用来解释小儿生长发育规律,阐述婴幼儿生长发育期间生理现象的一种学说。该学说认为小儿出生后五脏六腑并未发育完全,所以出生后通过变蒸发热,机体脏腑功才能逐步健全完善,所以民间有小儿发烧一次,就会更加聪明一些的说法。也有一些古书籍总结小儿变蒸规律为:小儿自初生起,32日一变,64日变且蒸,10变5蒸,历320日,小蒸完毕;小蒸以后是大蒸,大蒸共3次,第1、2次各64日,第3次为128日。合计576日,变蒸完毕。

 

小儿区别于成年人,有从母体带来的胎毒,故而有许多传染病;也有一部分什么也没有的无名发热,就是所谓变蒸发热,个人认为其实都是发陈的沉渣泛起,伏气致病。

身体是个加工厂,会用最基础的原料加工出各种高端的产品,生成身体需要的各种物质,现在的生活方式,让身体无所化生,就只好人为的补充各种营养物质,这些外来的营养物质很多时候不但不会对身体有帮助,反倒成为身体的异类,成为人体的危害,也许这些异类会成为日后癌细胞的营养物质。或许这就是现在一岁以内小儿发烧比例增高的原因,有很多母婴医院的医生总是奇怪,为什么最近这些年,母乳的六个月内小儿为何免疫力大大不如以前,这也是我们这些年来经济发达后人人追求养生,过度食用各种外来营养物质如什么维生素片等等。

因为身体有绝对的排异性,身体这个系统既是开放的,又是封闭排异的:它的开放性让人类从出生后就和外界通过从口到肠的整个消化系统不断地交换,以维持一生生命活动的进行;而它的排异性又绝对保护了人类漫长的历史进程中的繁衍的纯洁性。

身体所藏的一定是它自己合成的精微物质,即肾精。它不认知的物质绝对要想方设法派出去。现在很多自身免疫性疾病无不和此有关。冬不藏精更会带来致命的危害,冬不能藏,身体的国库不但空虚,还让这些流于市面的银两用来养虎为患,成为人体的伤害,这些就是身体的沉渣流寇,俗称的邪火,就是人体在春季发陈所泛起的病邪,温病的伏邪。

变蒸发热的症状和斑疹发热的症状都是耳尖及尻冷,因此看得出变蒸发热也只是体内邪火外发的表现,只是没有外邪的参与而已。对这种变蒸发热不引起身体不适可以观察不必用药,但也可以积极预防。所以不可一味强调变蒸的不良症状为正常,这种理论一旦过大化,很能诱惑人心中那种不劳而获的心态,造成延误治疗,给患儿造成伤害。

刚有发热时,可选用乌梅白糖汤,当有良效:乌梅10克,白糖30克,水煎服,日一剂。以后若出现疱疹之类,需随证治之。

三豆饮:组成:黄豆、绿豆、黑豆各一把,冰糖适量。煎服法:慢火煮两小时以上,随熬随服,取豆汤当开水喝,豆水不隔夜,隔夜变性。此变蒸发烧非受凉,非受热,是无表证的发烧。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