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婴儿呕吐和溢乳的思考、治疗与研究中的奇遇

评论278

呕吐和溢乳是孩子的常见症状。

无论何种原因导致呕吐,都表现为口腔中吐出东西。

这些东西来自哪里?

溯源一下就知道了。

口腔下面连结咽喉。咽喉分岔。一条路连到脆性大的气管。气管分支,越分越细,细到肉眼看不到,最后形成一个个如葡萄样的小泡,称之为肺泡。人有7亿多个肺泡,总面积达到100平方米,如果把它们展开居然有50个乒乓球桌大。那条路上没有日常在呕吐中看到的米呀、面呀和不消化食物。反之,那条路干干净净。如果肮脏,大多附着痰涎、粉尘、烟油,或者吃饭时不注意,食物误闯入。那条路充满了气体,因而被称为气道,它的主体肺就主宰呼吸了,咳嗽也就成为那条路径病变的专利。

另一条路连着一个软的、粗的、直的、不分岔的管子。与气道不同,管子末段不是一串串空心小葡萄,而是一个大大的囊。整个构型好似吹气筒连着大气球。吹气筒的杆和气球连结处较为狭窄,有一个叫贲门的装置。贲门犹如一个站岗士兵,只准进不准出。这条路好像没有收拾干净的厨房,龌龊得很,到处是油污、粘液和腥馊。哈哈,终于找到了,那个大大的被称之为胃的囊性器官里面装的正是我们顿顿吃进去的东西。这条道被称之为食物之道或上消化道(包括十二指肠)。

无论古代溯源,还是现代解剖都无可厚非地证明呕吐来自于胃。

呕吐的东西来自胃!但正常人却不呕吐。说明胃气正常状态一定下行。古人据此推论出“胃主降”的生理。生理的异常就是病理。病了,才呕吐,不论何种原因,都是胃内容物从口腔中出来。胃在下,口在上,在下的胃内的东西从上面的口腔中出来,其形式和过程都是逆行。所以,呕吐的基本病机只能是胃气上逆。而且,下面的东西能够逆行从上面呕吐出来需要动力提升(灌)。就此而言,病人能够呕吐就虚不到哪里去!

他治疗呕吐,就本着这一原理,采用和胃降逆法。

他会拉着孩子小手一一展示属于降的操作。如清胃经、清小肠、清大肠(胃连着小肠,小肠连着大肠,三者相通。胃下面的小肠和大肠通,才能保证胃的通)、横纹推向板门、下推并掐尺端正、逆运内八卦、退六腑等。他也会搓摩胁肋、分推腹阴阳、向下推抹并按压腹部。他还会先推天柱骨,再双手握拳于脾俞和胃俞处咚咚叩击,然后向下推动。

他戏称手上的降,脘腹的降和后背的降为“三降”。不管你信不信,小儿大多数呕吐就如恶龙一般被他的三降给降住了。

他陶醉在自己“三降”的思路和方法之中。

2008年5月初,他带领学生来到汶川。两天义诊忙忙碌碌,他的桌前特别热闹,因为他的推拿和针灸立竿见影,还不用患者花一分钱。傍晚,正准备休息。一位高挑女孩急匆匆跑来。女孩身着红色长袍,长袍上绣着五颜六色的花朵,在夕阳下特别耀眼。女孩头上缠着纯白色头帕,肩上的坎肩和收紧的腰带黑如乌金。黑白悬殊的头肩和腰与通体的红将女孩衬托得无比妩媚。原来,女孩第一天带母亲找他诊疗。老人长期头痛、潮热、盗汗、口渴,他让检查血糖和血压。二者均高。他建议西药降压降糖,中药菊花茶调散,又给予头部按摩。老人当晚头目清利、睡得香甜,几十年的头痛瞬间消逝。

女孩来自羌寨。父亲为寨主。父亲也有头疾,嘱咐女儿请他去寨子。征得领导同意,他去了。寨子在大山里。门口屹立着一个巨大的骷髅羊头,羌女列队两旁,一边鼓掌,一边向他身上洒酒。然后唱歌,跳舞,将他引入大堂。

那个时候,他享受着医生职业的快乐。

寨主高大,古铜色脸上皱纹深深,忧郁得很。血压也高,心脏不舒服。他也给予按摩,并留下中药方剂。

为了给他饯行。羌民们聚集在广场,围着一大堆

篝火。火中烤着一头全羊。四周弥散着香气。寨主敬他酒。他平常爱喝酒,但酒量小,从不过量。然而,那天,寨主拿着两个粗大的乌红色土碗,自己端一碗,递给他一碗。寨主先干为尽。他说只能喝一半,寨主说他瞧不起山里人。没法,他一干而尽。看着他喝完酒,全场欢声雷动。随着寨主一声口哨,大伙将饮完酒的碗狠狠地摔在地上,叭叭声响。他觉得好玩,也摔碗了。接着,大伙又一人拿起一个碗,又斟满酒,又一饮而尽。他说不能喝。马上上来几个汉子,拜揖他,说他是恩人,拯救了寨子。如果不喝,他们就不起来。无奈,他闭着眼睛,咕碌碌地喝下去。又是摔碗,又是欢乐,又斟满酒。他有些晕了,他知道他不能再喝。这时候,女孩走上前敬他,因为他解除了她母亲的痛苦。面对楚楚动人的女孩,还有什么好说的?他想,反正就这一碗,牙一咬,居然将那碗酒灌下了肚。

喝完三碗酒,他感觉天旋地转,心里难受,脚立不稳。

看着他倒下,全场更加热闹。大家一碗接着一碗地嗨!

女孩将他扶进屋。

躺在床上,他胸中倒海翻江,烦躁得很,抓心的难受。他吐了三次,胃内仍然胀满,仍然恶心。女孩端来一盆水,用毛巾贴在他前额。好冷!盆里的水乃高山上融化的雪。

雪水仍然不能熄灭掉他心中的火焰。他好像要被焚化掉一样。

“怎么办?”

他伸手拿过杯子,舀了一碗盆里的雪水喝下去。

“不行呀!太凉!”女孩惊叫。

他顾不了那么多,又去舀。

女孩拉住他的手说“等等!盆里的水不能喝”说完,吩咐人送上纯洁的雪水。

他连喝三碗,然后将食指伸入咽喉深部,用力一抠,“哇!”吐了,又喝水,又抠咽喉,又吐。如此三番。心中上冲的火焰终于控制住。他虽然还头晕,还站不稳。但是,吐完,没有吐的东西了,呕吐却停止,心胸好受一些。

他艰难地拨通领导电话,说自己醉酒。领导理解,让他第二天早晨9点前赶到宾馆,不耽误返程就行。

他释然了。他昏睡了过去。

凌晨1点左右,窗外还有篝火的光芒,还有歌声,还在喧闹。

他醒了。发现自己躺在一间木屋里。他已经记不得他怎样喝酒,怎样来到木屋和怎样自我催吐了。

“哎!老师。你终于醒了”他循着声音,在昏黄的灯光中,见到一双明眸。

“你┉”见到女孩,他才将那天晚上发生的事串联起来。

女孩告诉他,三碗酒是他们那支羌族的传统。

“如果不会喝酒,咋办?”

“不会喝,先说明,我们不强求。只会让你品尝一下,有个仪式就行。但如果喝了一碗,而且喝完后摔了碗,就很铁,就必须喝三碗。喝不完,从嘴巴流顺着颈子流下去都行。但不能不喝!不喝就是对咱民族的不礼貌”

“哎-。这是啥习俗啊!不早告诉我。害得我如此狼狈”

“你醉后,父母着急。让我守着,注意你的呼吸和脉搏。怕有意外”

“我想,你父母的病都与这种传统和仪式有关。要劝他们少喝酒,少熬夜”

“能劝得过来,能改掉这一习俗吗?”女孩若有所思。

┉┉

第二天,在返回成都的汽车上,平常活跃的他一点声息都没有。他还想着他的奇遇和呕吐。

他问:“醉酒了不吐会怎么样?”

唯一的答案摆在那里--酒精就会继续被吸收,就会在血液中持续高浓度,他的心,他的脑,他的肝和肾就会被浸泡在酒精中而遭到荼毒”

他由此想到中毒,想到食物过敏,想到积食,想到肝郁,想到风寒和湿热。他突然意识到:呕吐本身是人类特有的通过胃排出对人体有害或过多物质的一种自我保护形式,如凉肚之风寒、积滞之腐酸、内热之火郁、气滞之气郁、湿浊之水湿、中毒之毒物、过敏的变应原等等。这些东西不排出,会直接危害人的生命与健康。这时候,有呕吐,才有救。不吐完这些邪气,呕吐哪能好啊!所以,一般情况下,呕吐不能止。

从此,“呕吐是胃中有该吐出的东西”成为他治疗呕吐的另一重要原则。

有了这样的指导思想,面对呕吐的时候,他竟然会先催吐。催吐,用涌吐法。即本身呕吐,还采用让孩子呕吐的方法,加速胃内容物排出。只有当胃中有害或多余物质排尽之后,呕吐才能最终止住。

他研究的恰恰是没有副作用的推拿。推拿涌吐不用药物。只需要在咽喉处抹一下,再强力抱抱肚,再将孩子倒立着拍一拍,那些积食、风寒、湿热、气郁、毒物和过敏原等就会被呕吐出来。催了吐,再行三降法,胃就安,气就顺,呕吐就痊愈了。

后记-从成都回来不到一周,汶川发生大地震。女孩电话打不通。从此与之失联。听说在县城读书的她在地震中受了伤,失去了一条腿。后来,他去过那个山寨,已经不复存在。新羌寨是重新选址重建的。

 

文章来源 公众号:廖品东教授小儿推拿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