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儿推拿作用与影响肺的技巧–天突与缺盆的运用心得

评论225

如何才能刺激到肺?

如何提高推拿治疗肺系病症的疗效?

为此,他进行了卓有成效的探索

他对着胸廓发愁。他看见了厚厚的胸大肌和宽宽的背阔肌,它们紧紧地固围着胸廓。胸背部肌肉与四肢肌肉不同在于挠它的时候要收缩,引得孩子一阵扭妮、耸肩和怪脸。受此干扰,手法难于专一。他盯着由脊柱、胸骨和肋骨构成的胸廓。虽然它们不如颅骨坚实,但毕竟骨头笼子,很少形变,有效地屏蔽了外界的声音和光照,也隔绝了牵拉挤压胸背部肌肉的刺激。也就是说,辛辛苦苦在肺俞、定喘、膻中,甚至是创新穴等处所采取的任何摩擦、按揉和拿捏等手法其实如同擦皮鞋一样,对里边的脚趾头不产生任何影响。他想起了“隔靴搔痒”的成语!

运用振法、叩击类手法好些。振法高频率振动。叩击类手法单次急促瞬间振动,连续叩击振动不断。两种方法的实质是一种波。

“波具有穿透性!”他为这一发现兴奋。的确,振法和叩击手法可称为震撼类手法。它们比只在平面上摩擦或纵向挤压更容易撼动体内组织。

不过,很快,他的兴奋和喜悦烟消云散。

原来,肺的表面有一层膜,叫胸膜。它是扁平的双层囊,内层很薄、透明,就贴在肺表面,外层厚实,与骨性胸廓相连。内外两层之间密闭,呈现负压,囊腔内还有一些液体起着润滑和缓冲作用。他想,就算震动类手法透过肋骨,那种振动也会被胸膜吸收而最终消失在黑洞洞的腔隙里!

想到这里,他有些沮丧。

“真没有方法和机会撼动肺吗?”他再一次问自己。

由于有了发明健脑益智推拿法的经历。那可是他绞尽脑汁设计出来的一种能够刺激到坚固的颅骨内的大脑组织的方法。所以,这次,他也将目光投向了由胸骨、肋骨和胸椎所构成的那个笼子。

笼子像一座塔。下面大,上面小。从上向下看,塔顶居然没有封闭!

“上面敞着?”他有些高兴。用手指在胸廓上面比划。

“有门!”他像发现了新大陆。

他将目光聚焦在胸廓最上面的三个深深的坑。他记起了西医关于这三个坑的著名的“三凹征”。

他想“只要呼吸急迫,那里就会凹陷。”

“那里不凹陷,呼吸就平稳”。

“我能让它们不凹陷吗?”

其实,这三个凹陷就是人身上的三个小小的盆子。中间一个位于胸骨上窝,圆而完整,叫天突。

“哪里是天突喔。明明是天坑(盆)!”他有些感慨。

两侧锁骨上窝两个狭长的,缺了半边的坑,古人叫它们缺盆。

他用手指插入自己身上的缺盆,感到整个前臂和前胸麻木胀痛。他还因为这一刺激咳得呕吐。

咳完,吐完之后,胸中的窒闷没有了。就像沉闷的雾霾被一阵风刮走一样,随着痰涎咳出,他胸中有一种从来没有过的痛快,甚至就是心花怒放。

对照文献,他发现天坑和缺盆《内经》就有记载。《甲乙经》更明确提出其适应症“咳嗽,咯血,缺盆主之。咳上气,喘,暴喑不能言,喉痹,咽中干,急不得息,喉中鸣,翕翕寒热,项肿肩痛,胸满腹皮热,衄,气短,心痛,头痛,天突主之”。

他向他的老师请教。老师虽然退休,仍然天天临床。老师可是著名的针灸专家,针刺天突和缺盆有经验。讲病案的时候,他听得津津有味。最后老师像课堂上强调重点一样反复叮嘱他要小心谨慎。老师说“那个坑里有大血管、大神经,还有气管。如果刺深了,或偏了,要出问题!”

“Yes sir”他举起右手“请老师放心,我不针刺!”

“不针刺?”

“对!我从事推拿啊!”

“哎—你看我这记性!”

他发现,文献关于这两个穴位功效的记载相互矛盾。一方面肯定它们止咳,另一方面又说它们致咳。

他开始用中指揉天突。轻轻地,缓缓地,每揉3次略向下按并振动1次。边揉边在口中聚集唾液,唾液盈口时,慢慢吞入。说也奇怪,揉了几分钟,吞咽了几次唾液,犹如干裂的土地迎来及时雨,嗓子原来的干燥、发痒、灼热和气急上冲没有了。心情也平静许多。咽喉好受了,由咽喉不适所引起的咳嗽自然消失。但同样用中指,如果深深插入天突,直接扣向气管,就会剧烈咳嗽,甚至呕吐。

于是,他将天空的运用总结为:“治咽喉不利之咳嗽一定要轻,使咽喉清爽。治痰浊咳嗽一定要重,促使痰液排出”。当然,他常常轻重交替,既排痰顺气,又清利咽喉。后来,通过反复实践和比较,他找到了他称之为“咳穴”的更加有效的穴位--天突穴上1寸。每次只要适合催吐催咳,只需要在此按压,再横向一拨,患者立即就会咳嗽、气喘或者呕吐。

他推崇缺盆。缺盆下面有迷走神经。那是人体最长的一对脑神经。从大脑发出,向下走行,广泛分布于呼吸道、消化道和心血管等内脏器官。点按缺盆能很好地调节呼吸、消化和气血。这种调节既肯定,又快捷,一点不输给药物。

他在比较了点法和按法之后,最终确定了按法。在分别比较了拇指、食指、中指单指按和食、中、无名三指并拢按之后,最终确定了食指按。他抱儿同向坐于腿上,两手虎口卡于肩,两食指指腹逐渐下按压缺盆,直至小儿最大忍受度。

按缺盆很有技巧。他问小孩:“你勇敢不勇敢?”

小孩昂着头,好像这个世界上就他最勇敢。他告诉小勇士:“我要点一个最疼的穴位来考验你”

孩子有些惊恐,望着他,也望着妈妈。他不急于动手,却安慰孩子说:“不要紧,如果你受不了就举起双手”。他一边说,一边做举双手投降的动作。他向孩子保证:“只要你这样做,我就不用力了”

说完,他抱过孩子让其坐在腿上。两食指按于缺盆穴,逐渐加力。

力度并不是很大,远未达到极限时,他却对孩子说:“你怎么这么勇敢?其它孩子早投降了!”

孩子听到这里,有些自豪,满脸洋洋得意。

他说:“我就不信你不投降!”边说边用力按压,嘴里还发出“呜—呜—”警报声。到孩子明显有疼痛感觉,达到最大忍受度时,他不再加力(但保持该力度),可吼出的警报声却一声比一声尖锐、急促,并达到高潮。好似力度还在不断添加。

“快看!茵茵要投降了?”他对着孩子,也对着孩子妈妈和周围的人高喊。

孩子有些疼,却强忍着。孩子坚毅的目光中包含着泪水,充满了委屈!

他会很好把控时间。大约5-8秒停下来,然后抱着孩子说“你真乖!真勇敢!爷爷爱你。”他还会向小朋友举起双手说“在小勇士面前,爷爷投降了!”

再看孩子,一幅勇士神态,一种胜利的喜悦盈满在他们幼小的心灵里!

 

文章来源 公众号:廖品东教授小儿推拿

电费折扣充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