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人类与儿科四大难症的斗争中看中医的缺陷与优势

评论165

“老师。如果疳症是痨病,那么,中国古代儿科四大难症现在基本就消失了”

“是的。天花、破伤风基本消失。麻疹和结核也罕见了。”

“它们怎样消失或少了呢?”他问。然后,突然提高音调诘问:“靠的是中医儿科?靠的是小儿推拿吗?”

他根本不期待学生回答。阐释说:“中国早期的文字、考古、验方和民间传说等都证明自从有了人类就有了这些疾病。人类同它们之间的斗争从来没有间断。为了征服这些疾病,咱祖先绞尽脑汁,竭尽全力。不仅发明了中药(内服外敷)、针灸、推拿、刮痧、放血等治疗手段,也发明了洗浴、内功、太极、食疗等养生方法。连已经消失了的巫术、祝由、画符等也是同它们作斗争的产物。中医人一代又一代不懈努力,期望突破,期望最终战胜它们。遗憾地是:虽然,期间也有如脑主神明、经络系统、针刺麻醉、药用植物分类等重大发现,也有如接种人痘防天花、羊肝明目和口服疯狗脑花止痉等离最后成功或许已经近在咫尺的伟大发明。但因为受易学、阴阳、五行等哲学思维影响(哲学思维永远粗放,不能深入,不能建立起真正意义上的实验室),受封建制度约束等,最终没有突破性进展,没有将红旗插上世界之巅。在地球另一半,四大难症同样肆虐。西方人一开始也像咱祖先一样顶礼膜拜,并归于水、土、气、火等关系失调。但当他们发现那条路走不通时,就另劈蹊径,走上了一条实证之路,并最终通过免疫、抗菌和补充维生素等战胜了四大难症。”

听到这里,学生们被他的激情和勇气感染,眼睛里放着光。但却没有一个人表示同意或反对。因为那是一个涉及对整个中医评价的问题。

他总结道:“我国古代火药发明曾经领先世界,最终我们却被别人的枪炮打得遍体鳞伤,国之不国;我们发明了中药配方,最终赚钱的却是日本和韩国。诞生于看惊掐惊的小儿推拿术最终没有能够掐到惊,止住惊,没有能够征服破伤风之类的惊风!”

讲到这里,他隐隐感到胸口有些疼痛,有些接不上气。

他嘎然而止。

他发现学生们垂着头,沉默着。死一样的寂静。

过了很久,气氛有了些缓和。

小娟抬起头,她的眼角分明挂着泪花。小宇掏出纸巾揉着自己酸酸的鼻子。

他们可是小儿推拿的忠实拥蹩。他们热爱中医,热爱小儿推拿。他们本以为经历考研,有幸被录取,从此将走上一条充满阳光的道路。他们从来没有怀疑过自己从事的事业的美好前景。但那个时候,梦想破灭了。戳破这层梦幻的不是别人,竟然是他们崇拜的老师!老师口中喷发出的居然同传统中医的普遍观点格格不入。听到自己所钟爱的学科和事业的无助与无为,他们的心里就如倒了一瓶醋一样酸溜溜的。

他们很无奈,也很悲伤。

这时候,他拿出精美巧克力,让学生每人拿一粒放在嘴里。

他没有吃。

他安慰学生说:“难过了?”

“听你这样说,咱没出路了。”一个学生道出了大家的心里话。

他继续说:“的确,四大难症最终终结不是靠小儿推拿,也不是靠中医儿科,而是靠现代医学,特别是靠免疫学的重大发现。我想,不仅儿科四大难症,其实,在所有危急重症面前,中医和中药自身的特征都决定了它们的无助”

“所有的危急重症?那天津中医药大学醒脑开窍治疗中风呢?”一个学生不同他的观点。

“最好你们去天津实地考查一下,看看他们的设备和先进的手术,看看他们在抢救中风的时候是针灸,还是ICU用得多?还要考查他们运用后的真实疗效!”

“那……”

“听我说。我指的是危急重症”他没有让学生插话。“你想想。危急重症发生的时候,需要争分夺秒,迅速心肺复苏。中药还要配制,还要煎煮,还必须喝下去。这时候,多数病人已经丧失吞咽。如果运用中药,我看不呛着,不加速死亡就已经不错了!”

“有道理!”学生点着头。

“所以必须要发明中医外治法!”

“看来外治法是逼出来的!”学生明白了。

“外治法不用药。用针刺,用手掐,用药粉吹耳吹鼻”

“好像离不开这些方法”

“所有这些方法同今天的静脉给药,机器吸痰,心脏搭桥,开颅减压,手术清创(摘瘤),器官移植比较起来。你们觉得有优势吗?”

“这……”

“但是。我们不能灰心丧气!”

“你这样说,我们哪还有信心?”

“应该有信心。”他的话铿锵有力。

他继续说:“我们应该看到中医儿科虽然没有攻克四大难症。但在与四大难症作斗争的过程中积累了许多有益经验。这些经验包括对自然的认识,对人体的认识,对疾病的认识,对治疗措施的认识等。特别是将人放在自然中,既观察人体,又观察人生活的环境。通过自然与人体的阴阳息息相通动态看待人体、看待疾病、看待生命,看待治疗的观点是非常前沿和科学的。”

“真的?”

“就拿你们将要进行的动物实验来说。”他话锋一转,问学生:“你说说如何塑造胃溃疡模型?”

“目前主要有把动物浸入冷水或放在箱子里不断电击,使之恐惧不安的应激法;有给动物投服或注射一定量的组织胺、水杨酸、利血平、保泰松等腐蚀或损害胃粘膜的药物法;还有用电极直接烧灼胃的烧灼法;以及结扎幽门使之胀气、积血、发炎的手术法。”

“你再谈谈单纯功能性消化不良动物模型的制备”

那是一个胆小的女同学。她说:“我一边做实验,一边为大鼠流泪!”。

“怎么啦?”其它同学问。

“我们不断夹老鼠尾巴,让它痛苦,不断激怒它。我们用醋酸灌入它的胃。我们先饿它几天,然后让它看见精美食物,就在它跑上去欲吃时取走食物,复又端给它,最终还是不让它吃,气死它。我们还通过灯光变幻,人为地让昼夜颠倒,弄晕它。我们还捆绑它,约束它,超声刺激它,还用冰水灌它的胃等等。”

“你们同学中有做抑郁症的吗?”他问。

“有!他们强迫老鼠游泳,一直游到老鼠累得不行,最后绝望。他们将老鼠尾巴悬吊起来,不停惹它;一开始老鼠凶得很,又吼又咬,天天如此,最后连挣扎的劲都没有,不吃不喝,也不叫了。这就是抑郁症模型”

“对!还有我们推拿中常常运用到的颈椎病、腰椎间盘突出症、肌性斜颈、类风湿性关节炎和退行性骨关节炎等动物模型。大多是通过剥离肌肉,结扎血管,剪断韧带,碾压神经、折断骨头等外科手术方法模拟。”

“真的?”

“我想这些方法肯定不能塑造出与人类某种疾病完全等同的模型。人类疾病就是人类疾病。人类疾病与人类直立和丰富的心理与情感有关。这种直立与特殊的心理情感特征动物没有。所以,无论怎样先进的方法都不可能在爬行类动物身上塑造出人类特有的颈椎病、腰椎间盘突出症和类风湿性关节炎等模型。即使塑造成功了所谓单纯功能性消化不良、胃溃疡、抑郁症,颈腰椎和骨伤等病症模型。由于这些动物本身至少在你造模的时候没有这种病,我们只是摸仿人类相关疾病单一的症状或某些病理特征(肯定不是全部)。所以,造出的模型不能等同于这些疾病。况且,因为不是这种疾病,所以,一旦造模因素消失,不用药,一般情况下,老鼠都会逐渐痊愈。而人类这些疾病,不治疗却很难好起来!”

“老师。你分析得很精辟”

“而我们中医千百年来直接针对人。直接给病人开方,直接给病人推拿。换句话说是直接用人做实验!”

“啊!?”

“直接用人做实验得到的经验和教训动物实验怎么可以与之相比较呢?”

“有道理!”

“例如,小儿推拿中捏脊疗法增进饮食,抱肚法排痰化痰,摩腹法延年益寿,搓摩胁肋改善心情和睡眠,清天河水清心退热,掐人中救醒,颠簸疗法解脱肠套叠,推七节骨调节二便,鸣天鼓促进语言和听力等等。这些可不是随随便便就能得到的”

“难怪别人说中医是一个伟大宝库”

“别人说?”他立即纠正“是毛泽东说!中国医药学是一个伟大的宝库,应当努力发掘,加以提高!”他随口背诵出来。

“努力发掘,加以提高”学生们重复着。

“对!作为小儿推拿工作者,我们有责任去整理古代文献,去总结民间经验,去剔除糟粕。最终将这一学科发扬光大”

他也在说教,但学生们听起来却非常亲切。大家都将目光投向了那几本已经发黄的古书。他们或许已经在心里默默念叨“老师放心!祖国放心!我们一定要肩负起继承和发扬小儿推拿的历史重任!”

 

文章来源 公众号:廖品东教授小儿推拿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