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高小儿推拿临床疗效的秘诀–重视并加强对大脑的刺激

2019年9月10日评论7711

提高小儿推拿临床疗效是有秘诀的。这就是加强对大脑的良性刺激。为此,他绞尽脑汁。

他经常对着尸体骨架发呆!或者将模型头颅取下来,左看右看,又将它置于脊柱之上。然后又取下,又置上。反复重复着如此单调的动作。

他用手抚摸着光滑的颅顶。他在头颅上到处敲击,倾听比较各处的声音。他还时不时将手指插入眼眶和耳道之内。

终于,他有了灵感!

他的目光停留在枕骨大孔处。

“这不是《腧穴学》中的风池和风府吗?”他自言自语。

他想到了还是学生的时候,老师讲到这两个穴位总要反复告诫同学们特别注意进针方向和针刺深浅。

“这是为什么呀?”“不就是怕伤到里面的延髓?”“说明这里最容易影响到延髓!”

他又想到文革时“一根银针打开聋哑禁区”的广播。报道某部队卫生员为了攻克聋哑,一边针刺自己后枕部,一边记录自己的感受。随着进针深入,传感越来越明显,先痛,后胀,再麻木,再闪电感,最后晕厥。他当时被卫生员的探索精神所感动。

当然,后来证明文革中的那篇报导不一定真实。

再后来,他学医,成为了推拿医师。他知道了那个黑洞洞的大孔内是延髓,是生命中枢!

他曾经就那个地方如何针刺问老师,但老师们几乎都没有深刺经历。毕竟有历代文献中血淋淋的教训和今天《腧穴解剖学》的反复叮咛!

“我用推拿!我用手法!我用我上肢静力性的振颤!”

“应该不会出问题?”

“肯定不会有问题!这恰恰是推拿之所长?”

那段时间里,他脑海里总琢磨着这件事。

他查阅大量文献。读到《千金要方》时,发现孙思邈推崇点按风府与风池。孙思邈将这一术式称之为“拜揖”疗法。即医生一手扶其前额,一手拿风池或点风府。用力拿、点时,患者仰头。放松时,患者埋头。连续不断操作,患者形成作辑一般。孙思邈记载:“此法最能提神醒脑”。他还专门就华佗治疗曹操头风向博物馆专家请教。专家表示:华佗所取主要穴位可能就是“风池”与“风府”。从名称看,它们是风邪进入头部的门户。

“如果门户强大,就能御敌于国门之外,免遭头风之苦”

就这样,他将风池与风府选择为刺激和影响大脑的主要穴位。

有了枕骨大孔的启示,他将目光转向头颅上的其它孔窍。

他盯着骷髅上的目眶,骷髅也瞪着他。

他用手在目眶四周不断变换位置,期待着刺激它们。

他又在鼻窍上比划。骷髅上的目眶和鼻窍可以任意摆弄。但在活体眼睛和鼻子上操作比较麻烦。

最终,他放弃了通过眼睛和鼻子刺激大脑的想法(这些研究为他治疗小儿鼻炎和小儿近视、斜视等积累了经验)。

最后,他将目光聚焦于耳朵。

双耳有些特别。耳窍很深,很小,很暗。耳廓很大,很宽阔,当然也明亮。

他用手对着耳朵扇了扇,能听到细微的风的流动;他双掌紧紧按压住耳廓,以为什么都听不到,但他却听到了蝉鸣样嗡嗡声。

他想起邱处机《颐身集》鸣天鼓的记载“两手掩耳,即以第二指压中指上,用第二指弹脑后两骨做响声,谓之鸣天鼓”。他还记起民间谚语“天鼓常鸣,神志不昧”。他想,不昧,就是不糊涂!当然就让人聪明了。

他又忆起了在张家界看到的鬼谷神功。在一个圆圈中间,站着一位白发长者,他说他是鬼谷子传人。他说鬼谷子生活在湘西,鬼谷子在天门山的一个山洞里苦练一种耳朵功法。不断将自然之风灌进两耳,悉心练习用耳朵体察万事万物。功成名就之时,两耳不但能判断暗器来自何方,预测各种危险临近,还能辨识温度、湿度、花香,甚至识别文字!

当看见别人写在纸上的字被长者一一猜中时,他计上心来。背着长者在纸上画了一条鱼。然后将纸折叠好,交给长者。

长者席地而坐,双目紧闭,先将纸团放在左耳,又放在右耳,反复地听。

过了好一会儿,才睁开双眼,看着他说:“施主英明,匠心独具。老衲朽也。不能辨识出所写文字。”

他正有些得意。突听长者念念有词:“山在云雾中,水往低处涌,天洞鱼儿藏,遍体都玲珑”。然后,对他说:“施主今晚去金鞭溪吃吃张家界的鱼吧!”

闻此,他惊得说不出话来。

长者继续说:“边吃边想想,鱼怎么会出现在山峰上的山洞中?这里的鱼又为什么遍身都如玻璃般剔透?”

“神了!”他禁不住感叹。

想到这里,他再次将风朝耳朵里面灌。

他将两手掌心罩住耳廓正中,先轻轻地用掌心朝里面煽动,然后突然用力快速地将大量空气挤压入耳廓,并紧紧按住。再快速放开。这样看似简单的动作,却因为快速按压时,耳道内压力突增,鼓膜内陷。快速放开时,放开之初,压力瞬间变小,甚至负压,鼓膜受到牵引外凸;当手完全离开耳廓时,空气又进入,压力又增大,鼓膜又内陷。反复操作,无疑于鼓膜来回动荡。

“鼓膜动荡,听小骨来回敲打,淋巴液不断振动,自然就将声音传递进去,也就唤醒了与听力和语言相关的中枢”他推测。

由于这种方法将风往耳朵里面灌,所以他命名为“双风灌耳”。

双风灌耳能刺激鼓膜,改善听力;经改良后的鸣天鼓法,具有特殊的骨传导,也能改善听力,健脑益智。两种方法的发明,极大地丰富和发展了推拿手法。并且,通过五官影响大脑功能为脑病的防治开启了新思路!闪耀着智慧的光芒!

一天,正做小儿推拿。妈妈问孩子两岁,囟门没有闭怎么办?他取掉孩子帽子,认真观察。他发现孩子囟门尚留一指缝隙。他将中指指腹放在缝隙中体察。这本是正常检查方法。但孩子妈妈急忙用手拉开他的手。

“囟门都能按啊?”妈妈急促地问

在他眼中,推拿用手操作。操作有轻有重,有刚劲也有柔和。无论什么疾病,无论什么人,应该天生就喜欢轻柔抚摸。所以,推拿是没有禁忌症的!他常常在考试中出诸如“癌症禁用推拿”,“孕妇禁用推拿”等,让学生判断正误,并说明理由。他的标准答案是:两种说法都错误。可修改为:癌症病变部位和孕妇腹部禁用重手法。其实,在癌症病人肢体远端点穴和在癌瘤局部抚摩和滚揉可以镇痛。当化疗引起大便不通、呕吐等副作用时,摩腹、揉腹和荡腹甚至比吗叮咛和承气汤还管用。对于孕妇,轻柔摩腹养胎,点按内关防止呕吐,揉足三里和阳陵泉强壮胎元,掐至阴转胎位。

他挣脱妈妈的手,重新在小儿囟门触摸。

尽管孩子妈妈有些疑虑,但看到他真诚的目光和优美的动作也就放心了。

他将孩子俯卧在大腿上,一边抖动大腿,一边在囟门上摩、揉、振、推、弹。他意外发现,孩子不但不哭,反而惬意得很,竟然在他的腿上睡着了。最后,他特别用两掌从小孩两颞侧向中部挤压,挤压的时候,囟门随着他所用力量的增加而逐渐饱满。当然,挤压的时候,小儿醒了,并且啼哭。

他第一次意识到,除了风府、风池和耳窍、鼻窍、眼窍通大脑外,还有囟门与大脑直接相通。

“为什么小儿有囟门?会不会是上帝特意赐给人类的礼物?”

他在浩瀚的医籍中求证。

他了解到囟门大小与人脑发育有关。

他知道了囟门不能外露,一定要保暖的由来。

他明白了帽子的发明是因为囟门。

他知道了古人用麝香、白芷、川芎碾粉装入香囊,敷在囟门上预防瘟疫。

他积累了很多古人在囟门上外敷的中药处方。

他知道冰敷囟门能很好地退热抗惊厥。他甚至认为物理降温冰帽的设计来源于中国古代智慧。

最有价值的是孙思邈《千金要方》中“早起常以膏摩囟上及手足心,甚避风寒”。

“囟门可以摩!古代就经常摩!增强体质,防止外感还要天天摩!”

他半开玩笑说:“一天之计在于晨。早起摩囟,则‘一天之计在于摩’。也就是‘一生之计在于囟’”从此,回答关于可否按摩囟门时他更加理直气壮了!

解决了囟门可以摩,但摩后是否有用呢?

他将自己的发现告诉了正在妇幼保健院实习的研究生。研究生比较了两组新生儿20项行为神经评分(NBNA)。那是北京协和医院鲍秀兰教授综合美国和法国新生儿行为估价标准,结合中国国情建立起来的一种标准。包括行为能力、被动肌张力、主动肌张力、原始反射和一般评估等五个方面指标。满分40分,新生儿35分以上为正常。它能客观、有效、动态地反应新生儿行为神经能力,及早发现轻微脑损伤。婴儿洗澡后,一组西方抚触,由专业技师抚触10分钟。学生则对另一组孩子在囟门进行摩、揉、振、弹、推五步推拿法(因为挤按法从两侧用力,让囟门隆起,怕出意外,没让学生操作)也10分钟。结果,囟门推拿组NBNA分值在短时间内得到提升。

五一到了。劳动人民的节日。劳动人民得到3天休息。作为医生的他却常常不能休息。单位常常组织他们这些劳动者去为更广大的劳动者服务。

这次,他们被安排到西华大学。

上午,找他看病和咨询的人很多。他的小儿推拿技艺得到很多已经是婆婆或爷爷的教授们认可。他那个地方最热闹,哭的,笑的,唱的,讲故事的,还有呕吐的,也有屎尿拉了一地的。

西华大学书记对他说:“真该开一个幼儿园!”

“错!不是幼儿园。应该是儿童游乐与康复中心”这是他心中的梦想!

中午吃饭的时候。书记专门给他敬酒,说他最辛苦。

他的确辛苦。那天上午3个小时,他看了,推了近30个小孩。

在他品酒的时候,书记半认真,半开玩笑说:“我有点想不通!”

“不会吧?如果你想不通,中国就会有更多人想不通”他可是认真的。

“说说吧!什么事想不通。”

“儿子媳妇在龙泉上班。周一早晨出去,周五晚上回来”

这就想不通!他不明白书记的意思。

“他们走后,留下3个月大的孙子”

“3月大?”听到孩子,他有了兴趣。

“每天,我给他喂奶,给他穿衣,给他提屎尿,给他讲故事,给他放音乐,还带着他到学校花园里逗风”

“没请保姆?”

“请了!但放心不下。我喜欢啊!”

“有你这样的爷爷,孩子真幸福!”他恭维书记。

“可是他对我缺乏感情?”

“不会吧?”他不相信。他说:“即使对于初生孩子,你对他好,对他友善,他就高兴,就对你笑。所谓投桃报李是也!”

“可是每到周五晚上,只要听到汽车声,听到爸爸妈妈脚步声和他们还在院子外的呼唤,孩子就手舞足蹈,就挣脱我,稚嫩的心已经飞向他的爸爸和妈妈了。”

“可以理解!”

“你说,从每周7天时间看,我同孩子父母的付出是5比2。从尽心尽责来看,我对孩子的付出哪一点比他父母少。可是,孩子却要父母,不要我。”

“就为这事想不通?”

“是的!”

“在我眼里,一定要公平和公正。谁付出多少就应当得到多少。我们党常常讲不能让老实人吃亏。”

听到这里,他有些明白了。书记不愧是书记,书记是用政治眼光,用管理学观点看待人世间和亲情。

“教授,能否解释一下这是什么原因?”

“原因!?”

“还用得着解释?”他反问。

他热衷学术。阐述学术问题,他才像堂堂书记。即使在饭局上,他也侃侃而谈。他说“孩子这颗种子是父母种下去的。孩子的最初生命是在娘肚子里面形成。母亲的血液,母亲的呼吸,母亲的心跳,母亲的声音,母亲的任何动作都由孩子最先感受和识别。况且,母亲子宫里面最安全,最温暖,最舒适,为孩子发育提供了极佳环境。父亲呢?孩子是他的那颗精子撞进卵泡形成。孩子就是他和他的那个家族的化身!况且,在孕期那段时间,孩子爸总围绕在母亲周围,有时哼着歌;有时轻轻抚摸着孩子妈妈圆圆的肚子,辨别哪是头,哪是脚;有时将耳朵贴在肚脐上,听孩子心跳;有时轻言细语将自己未能实现的理想讲给肚子里的孩子听,期望孩子能完成他,甚至是整个家族未竟的事业……”

讲到这里,他看了看书记,问:“所有这些。除了父母,其它人做得到?”

“其实,这仍然是收获与付出的问题。只是父母的付出很特殊,很专一,无可替代。永远不能以时间长短计算!”

听到这里,书记感悟良多。说:“难怪很多人再婚,对前妻或前夫孩子视如己出,百般呵护,却仍然得不到孩子的爱,听不到孩子叫一声爹或妈。人世间才会有那么多悲欢离合!”

“也不是绝对。有些故事感人肺腑,撼天地,泣鬼神。”

“那就没有办法罗?”

“要替代父母肯定不行。但要增进亲情却可以做到!”

“如何做?教授教一教!”书记像小学生一样望着他。

于是,他将囟门操作介绍给书记。他说:“囟门下面就是大脑,就是负责我们情感和运动的中枢。轻柔的小儿推拿绿色自然,良性刺激。天天囟门推拿,就是天天给大脑良性刺激。那种轻抚的,持续不断的振动和摩擦就如落入到寂静湖面的石子,将荡起阵阵涟漪,传达到远方。从而让每一个脑细胞都受到感染,受到激发,从而愉快生长,愉快沟通,愉快欢笑。”

“教授富有诗情画意啊!”

“当然,谁去操作,谁的声音、力度、呼吸、步态、气场等就会透过推拿之手传递给孩子,就会对孩子产生具有那个人特征和信息的影响。理论上,孩子就会对那个操作者更加熟悉,更加充满亲情。”

“精彩啊!教授!有道理。鄙人受教了,受益了。”书记表扬他。

“哪里,哪里!”他谦虚地回答。

五一过完。生活重归平静。如果不是两个月后书记打来电话,他真忘了那天和书记之间的聊天。

周末早晨,他被手机铃声吵醒。嘴里没说什么,心里却报怨那个冒失的电话。

对方当然不知道,还让他猜是谁。怎么猜得出来?那么多人想找他!而他却很少留别人电话。

原来,书记专门打电话。告诉他囟门推拿很有用。

书记说:坚持两个月,孩子发育好,睡眠好,智力水平提升,孩子与他的亲和力加强。书记最后说“昨天晚上,妈妈要抱他。我也做着抱的动作,我想检验我推拿囟门之后的效果。孩子妈妈左边,我右边。结果,孩子将身子转向右边,投入了我的怀抱。”

“真的!?”

“不骗你!”

这件事对他启发很深。他意识到或许又将诞生一项新兴产业。这就是寻找成功人士为婴儿“摩囟门”。

他甚至开玩笑说:“咱成立一家摩囟公司。特聘两个人摩囟门”

学生问聘请谁。

他说:“男神和女神”

听到这里,学生惊呆了。

他笑着说“男神摩男孩,女神摩女孩。集智慧和美丽于一体”

他还问学生“能不发财吗?”

他永远是这样的人,想到啥就说啥。政治玩笑也敢开。

关于囟门功能的研究也很有意思。

其实,囟门并非从孩子出生后一天天变小,最后闭合。他找了十多个愿意合作的妈妈。在孩子出生时找到囟门四个角,精确测量凌形对角线,平均值3.2ⅹ5.5厘米。伴随着孩子成长,囟门不但没有缩小,反而逐渐长大。半岁时,囟门最大,平均4.1ⅹ6.4厘米。

他将两手掌根紧贴,手指自然弯曲,两中指间距离代表囟门对角线。他发现两中指间距离哪怕只增加1厘米,整个手掌抱握的大脑容积则增大许多。由此,他得出囟门第一大生理功能--“大脑发育的需要”。

他问妈妈为啥不让按摩囟门,回答无一例外都是囟门太软,太危险。他想,既然危险,甚至危及生命,那从安全和进化角度看,为什么新生儿要有囟门?

一位助产士妈妈问他:“没有囟门,孩子生得下来?”那天,他羞愧得红了脸,因为这个问题其实简单得不得了。过去自然生产,胎儿必须通过产道。产道窄又长。胎头先露。因为有囟门,前后左右颅骨没有闭合,通过产道时,受产道挤压,胎头形变为长方体或梭形,孩子才能娩出。如果没有囟门,经过产道时,挤一个破裂一个,也就没有人类的今天。所以,“生产的需要”是囟门第二大生理功能。

囟门的第三大生理功能,当然就是“推拿按摩的需要”了。他想,良性的小儿推拿刺激大脑,正性作用。很多大脑的疾病如果能早一点确诊,早一点在囟门给予良性刺激,说不定能控制或痊愈。最后,他在自己的文章中写道:

“人的一生中,唯有通过未闭合的囟门,推拿师还有直接作用与影响大脑的机会。”

“珍惜吧!不要让留下囟门(仅仅只有一年半)给人类的上帝失望。”

从此,囟门推拿法成为了他治疗儿科疾病的常规方法。

一开始,主要还用于象沛沛一样的脑瘫,用于自闭症,用于抽动症和多动症等。“健脑益智嘛,当然就治疗与大脑有关的疾病!”这是他的潜意识。

可是,临床久了,思考多了,他发现对大脑的良性、正性作用,远不只是健健脑,益益智那么简单。

他问自己,也问学生“为什么小儿容易发烧?”,“为什么小儿多厌食?”,“为什么小儿说尿就尿,说屎就屎,不像成人能忍半小时或更久?”,“为什么小儿会痉挛性咳嗽?”

如果从大脑思考,则发烧是体温中枢不健全;厌食是没有饥饿感,饱食中枢处于主导地位,饥饿中枢受到抑制;说尿就尿,说屎就屎是大脑高级中枢不能控制脊髓、膀胱、直肠和肛门;咳嗽则是咳嗽中枢异常活跃。一句话,人的任何一种动作,一项功能,一丝情感都与中枢相联系,都可以在大脑中,在那些曲曲弯弯的沟沟回回中找到与之相对应的某一个部位或某一个点。

也就是说,发烧、厌食、遗尿、尿频、腹泻、便秘、咳嗽等等儿内科病也要考虑大脑,考虑通过大脑进行调节。

这一认识的升华,使他运用小儿推拿治疗儿科疾病产生了质的飞跃。

他将囟门和风府(哑门)同时操作称之为双点门。即一手点、弹、摩、揉囟门,一手振、揉、点按脑门(枕骨大孔)。并且,每病必用,每人必用。极大地提高了整体小儿推拿疗效。

 

文章来源 公众号:廖品东教授小儿推拿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