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儿推拿三字经流派的整理与研究过程

评论234

小儿推拿三字经流派的学术思想是什么?

有的书上说“取穴少,用独穴,力度轻,频率快,三岁以上配合脏腑点穴”。有的总结为取穴少,用独穴,推时长,手法简,操作易,只推左上肢肘以下穴位。”

那是21世纪初,他开始带研究生。学生张贵娟问她,做什么课题?他不遐思索“小儿推拿!”

于是,张贵娟以“论小儿推拿三字经流派的学术思想”作为研究课题。

他反对闭门造车。他对张贵娟说,要探究小儿推拿三字经流派就必须深入到小儿推拿三字经流派大本营。

小儿推拿三字经流派大本营在山东青岛。

研究生每年经费少得可怜。张贵娟算了算,经费无论如何满足不了去青岛开支,一脸忧愁。

“不就是钱吗?为学习还怕花钱?”他劝慰学生。然后,从自己存折里取出2千元交给张贵娟。

“拿去用吧!”

“怎好意思花你私人的钱?”

“谁让咱师生一场?”他又抛出经常对研究生说的那句话。

他亲自到火车站为张贵娟订青岛的车票,亲自将张贵娟的行李送到车上,专门给青岛的葛媚菲主任打电话,接一接。

张贵娟来到了青岛。

那时候,葛媚菲主任刚履新青岛海慈医疗集团(青岛市中医院)中医儿科主任。葛主任回忆说:“那时候是小儿推拿低谷,也是三字经流派最为困难的时期。每天做小儿推拿的人很少。人们似乎已经忘记了李德修,忘记了传统小儿推拿,狂热追逐着见效快的打针和输液”

张贵娟初生牛犊,充满理想;葛主任新官上任,燃起三把火。共同的志愿--发展小儿推拿将一老一少的心紧紧栓在一起。

白天她们一块门诊,一块推拿。一个不厌其烦教,一个刻苦学。周末,她们去到幼儿园和社区。去宣讲小儿推拿,去小儿推拿义诊。

张贵娟牢牢记住老师交给的任务。每天下班后,将全科室5位医师的所有病例收集一起,记录下患儿主症、诊断和分型,以及选用的穴位和运用的手法。半年下来,张贵娟的表格中记录到患儿三千多例。

这是那个时候小儿推拿三字经流派临床的真实写照。半年!平均每天才20多人次。偌大医院!流派传承之地啊!。

不过,令人欣慰地是小儿推拿就诊人数曲线在上升。妈妈们对她们,对海慈医疗的信任度在高涨。

张贵娟交给他的毕业论文中三字经流派的特点仍然是书中总结出来的那几点。

只要他签字,论文就要印出来提交给答辩委员会。按今天的惯例,肯定也就过关毕业了。

他有一个习惯—重要文稿从头到尾逐字读(朗诵)一遍。那天,当他读完论文后,本能感觉到所总结出来的东西好像与学术思想并无关系。他默默念叨“学术思想!学术思想!”,突然问张贵娟:“你解释一下什么是学术思想?”

张贵娟竟然回答不了这一问题。说真的,有些时候,天天司空见惯的东西反而说不清道不明。

他又问学生:“学术思想如何翻译?”

可有标准答案。张贵娟回答“academicthought”

“academic?什么意思?”

学生不知道他葫芦里卖什么药,哪敢开腔!

他说:“academic除了指与大学〔高等院校,大专院校,高等学府〕有关的教学、教育、学业、学科外。还常引申为纯理论的、不重实际的和学究式的研究,常常过分强调理论与逻辑之结果。”

他继续说:“从英语academic代表学术就应该推测出学术思想应该来自对实际经验的总结。应该指对某一领域实际经验的共同特征的提炼和对于实际经验中蕴含着的规律的升华。”

学生真没有想到他会从一个普通英语单词中发掘出那么多东西。

他又问“谁能将思想解释清楚?”

他说:“思和想都是人的大脑活动,是人的大脑深处赋有神灵之魂魄的运作!”

说到这里,不仅学生惊讶,他本人也开窍。他突然意识到张贵娟论文中所引用的那些由三字经流派传人所撰述的所谓学术思想其实只是对临床表象的简单的归纳,那种总结是不能冠以必经深思熟虑才能提炼出来的学术思想之名。

既然如此,就要重新界定三字经流派的学术思想。论文就必须重新写。

听了他的决定,张贵娟快哭了。因为那时离答辩日期已经很近。

他严肃地说:“学位论文要存档,要伴随你们一辈子,要反映你们、反映老师的学术水平,它代表着咱们学校的声誉。如果三字经流派就如你们写的那么简单,如果你们的研究并无新意,那这种研究从一开始就失败了!最后,他不管研究生同意与否,几乎吼道:“重写!必须重写!尽快重写!”

他将要总结的小儿推拿三字经流派划分成三大块。第一块“学术思想”,主要总结三字经流派的理论,并将其上升成为指导思想和根本原则。第二块“技法特征”,总结三字经流派特有的操作技能,包括特有的手法和穴位。第三块“临床运用”,总结三字经流派的临床运用规律。

为了阐述自己的思路,他对研究生说:“流派自己总结的‘只推肘以下穴位’其实不是学术思想,而是小儿推拿穴位的选择规律。产生这一用穴规律的指导思想应该是“小儿百脉皆汇于两掌”。说完,他在黑板上画出一个链条:一脉不和周身不安-百脉皆汇于两掌-推拿两掌调百脉-两掌穴位使全身安康。

然后,他笑着问“从这一点看,是不是所有疾病都只推肘以下穴位啊?”

在他的启发下,学生终于明白自己该做什么事了。

让他没有想到的是,他对三字经流派总结的这种板块划分得到学术界认同。推拿界对流派的整理和研究几乎都运用这一模型。

他还强调总结出来的任何一条学术思想都要有理有据。

本着实事求是的原则,他们将小儿推拿三字经流派的学术思想总结如下。

1.用穴如用药。标急独(君)穴主攻,缓则精方图本。

三字经流派强调临症一定要分清急症和缓症。急症包括瘟疫、高热、惊风、泻痢、霍乱和腹痛等。这些病来势凶猛,生命堪危,来不及辨证,容不得多思多问。急则治标,挽救生命是当务之急。该流派创立“独穴疗”,要求医生记住并只推一个穴位进行抢救。如“治急病 一穴良 大数万立愈恙”。这个穴位要求久推,多推,次数上万,非深透不可。穴位唯一,毫无干扰,主攻明确,切中基本病机和高危症状。故而力挽狂澜,使濒死者转危为安。如高热“六腑穴去火良”,“瘟疫者 肿脖项 病危重 六腑当”,“霍乱病 吐并泻 板门良”,“急惊风 天心穴 左捣右 右捣左”,“泻与痢 大肠穴 往来忙”,“治腹痛 窝风良”等等。今天,虽然小儿推拿临床见不到独穴疗。但独穴理论却为小儿推拿组方提供了思路。急症独穴都能治,缓症为何不能治呢?于是治急症的独穴演变成为一般疾病处方中的君穴。对于慢性病,则以精简之方。即在独穴基础上添加新穴位。根据张贵娟对全科室用穴数量统计,该流派处方以2-4个穴位最多,占90%以上;5个穴位以上很少见到。之所以如此,是因为穴位如同药物,具有寒、热、温、凉之性。同性穴位相配,同气相求,温热可演变为火炎,寒凉极易冰冻,因而不宜相配。如果为纠正某穴位穴性之偏,只需辅佐1个穴位即可。如果穴位太多,其性必杂而乱,相互之间不一定功效叠加,存在相互干扰与拮抗而降低疗效的可能。穴位很少,就称为精方。由于急症只推一个穴位,要达到阈上刺激,必然推拿时间长、推拿速度快。缓症穴位精而少,要求将所选穴位的功效发挥到极致,每个穴位也要求推拿时间长,推拿速度快。这里“重视标与本,独穴救急与精方图本”的学术思想与“推拿时间长、频率快”的技法特征之间的关系得到深刻体现。

2.小儿百脉皆汇于两掌(见前)。

3.重视纯阳之体、以清见长。

发现这一学术思想是他对三字经流派常用28个穴位属性的分析。

张贵娟之前写了一篇文章,介绍临床病案。其中,风热感冒清天河水,风寒感冒也清天河水。他拿着笔将风寒感冒中的天河水划掉,还写下“请认真检查,怎么会风寒用清法?犯虚虚实实之诫!”的批语。张贵娟不服气,带来原始病案,一篇篇翻给他看。的确,几乎所有感冒,无论风寒风热,三字经流派都清天河水。在事实面前他陷入沉思。

“为什么会这样?”

他打电话向葛主任求证。

葛主任告诉他临床确实如此。还解释说:“儿童即使是风寒入侵,时间也不会太长,常常1天左右化热。因此,风寒用天河水,已病防变”。联想到他本科时著名儿科专家肖正安老师关于小儿“十个感冒九个热”的铭言,他有些明白了。为了弄清楚三字经流派的穴位属性,他和张贵娟逐句阅读徐谦光的《推拿三字经》。读到一个穴位,就象徐谦光当年那样将其写在纸上。结果,全书29个穴位。除五经穴是脾、肝、心、肺、肾经之统称和组合外,剩下28个穴位。他们根据徐谦光的记载和其它书籍,特别是三字经流派的实际运用,一一评述各个穴位的属性。结果,寒凉性质12个,平性12个,温热性质只有黄蜂入洞、肾经、一窝风和外劳宫等4个。并且,这4个穴位临床运用的频率远远低于清热性质的天河水、心经、肝经和六腑等。

他问张贵娟:“这组数据说明什么?”

“说明清法用得多!”

“说得对!”

“为什么用清法呢?”

“肯定体内有热。”

“热怎样产生?”

张贵娟想到纯阳之体说:“小儿生理特点十六字诀,‘脏腑娇嫩、形气未充’被古人总结为‘稚阴’和‘稚阳’;‘生机勃勃,发育迅速’称为‘纯阳’。既然纯阳,说明小儿吸收快,利用快,排泻快,生长发育快,代谢旺盛。古人谓小儿如旭日之东升,可是蒸蒸日上!纯阳就是光芒与热量代名词。当然容易产热。”

听到学生如此回答,他心里非常高兴,满意的点了点头。

但他却给学生泼冷水。他说:“关键不在这里!”

“不是关键?”

“对--。”他故意将声音拖得很长。然后启发:“你想想。纯阳之体乃所有小儿特点。如果只凭这一点就用清法,那就不是三字经流派的特点,而是中医儿科和所有地区都该遵守的共性!”。说到这里,他还忘不了学术上的严谨,补充说:“你忘了,纯阳之体并不是说小儿只有阳没有阴,并不代表小儿热一定很重!这可是咱课堂上反复强调的研究原则!!”

“老师!你是说—”

“对!”他非常肯定地说“流派流派,流行区域,自成一派。某个流派总与一定地域和环境相关联。”

“难道这还与山东有关?”

“准确地说,不是山东,而是青岛”他纠正。他说:“《内经》中有篇《异法方宜论》。异法指不同的治疗方法,包括针法、灸法、中药、按摩、砭石等。文章详细介绍各种治疗方法产生的原因、条件、地域和适用范围,并探讨相应治疗方法防治疾病的机理。”

“如何描述青岛的?”

望着学生满脸疑惑,他笑着说“你真傻!《内经》哪会点明具体地址?”

《异法方宜论》是《内经》中的重要篇章。文字不多,却高度概括了中国东、南、西、北、中五个方位特殊的地势、出产、居处、人们的饮食和生活习惯等。他不由自主地背诵出来“东方之域,天地之所始生也,鱼盐之地,海滨傍水。其民食鱼而嗜咸,皆安其处,美其食。鱼者使人热中,盐者胜血。故其民皆黑色疏理,其病皆为痈疡。其治宜砭石。故砭石者从东方出也。”。

“东方?难道不是位于东海之滨的青岛?”他指着地图问张贵娟。

“的那条经文好像就是写的青岛!”

他这时候好像想起什么,突然问“听你说过青岛市场,很多人只买1-2只鲍鱼,你觉得奇怪?”

“是啊!1-2只,太少。菜做不上一盘”

“你以为是因为青岛人节约,怕花钱?”

“一开始确实这样想。后来看到青岛人买房子,飙豪车,去韩国如回自己家就改变观念了。”

“那是?”

“都是买回去煲汤给孩子!”

“喔-原来这样。如同我们这里只买1条鲫鱼一样?”他自言自语。

“对!”张贵娟清脆回答。

“这种食谱,加上日照,不就是‘鱼者使人热中,盐者胜血’吗?”

学生点了点头。

“小儿体质上的“热中”和“血胜”,直接导致《内经》记载的以痈疡为代表的火热病症。”

“痈疡?”

“对!旧时代,环境恶劣,衣不蔽体,到处虫虱,卫生习惯不良,皮肤极易破损。热毒多表现为痈疡。”说到这里,他质问学生“这一点难道你没有从《推拿三字经》中看出来?徐谦光可是将疮疡作为重点病症论述!”

学生不得不佩服他的记忆力。

“可见,纯阳之体,加上地域影响,使胶东地区小儿每因外感、饮食不调,或哭闹(情志)化火化燥。”

“原来如此!”

“所以,在小儿推拿过程中,应该重视纯阳之体,重视热中和血胜体质。多用清法!”怕学生不明白,他又说:“你想想,单纯感冒,单纯食积有什么可怕?不用药,甚至不小儿推拿,照样能好。但感冒引发高热、惊厥,食积化火酿痰,蒙蔽清窍那就麻烦,可有生命之忧!所以,三字经流派提前预防,早清热,早宁心安神,将危险扼杀于未萌之时。”

听了他的讲解,学生无不为他学术上的敏锐称道。

4.重脾胃、调中土,消补结合。

他问张贵娟青岛葛主任怎样看病。

张贵娟告诉他,小孩刚进诊室,葛主任就开始用眼睛余光扫小孩。轮到看病时,家长还没有介绍,葛主任常能准确说出小孩主要病症。

这一点,他知道,因为葛主任特别重视望诊。强调在患儿和家长不知情的情况下观察其本来面貌。

“她爱问什么?”

“每个小孩子都要问饮食增与减,问大便干与稀,问睡眠安稳还是翻来覆去”

“每个小孩?也就是说不仅腹泻、疳积要问,咳嗽、发烧、遗尿也要问?”

“是的!”

“这种问诊有何意义?”他刨根问底。

学生想了想:“饮食增或减反应受纳,大便干或稀代表运化与升降,睡眠是否安稳判断有无积滞”

“回答正确。加10分!”他竟然学着电视中主持人,举起拳头加力。

“这说明什么?”他继续问。

“说明重视后天脾胃!”

“对!不仅葛主任,大凡三字经流派传人都将进食量的增加,大便如香蕉样和睡眠改善作为衡量疾病是否康复的指标”

“是吗?”

“不骗你!不仅仅是脾胃疾病,是所有病症!该流派特别重视后天之本脾胃。认为脾胃功能健全,气血来源充足,就有抗病资本,就有康复物质基础。可谓‘脾旺四季不受邪’!”

“老师!是‘四季脾旺不受邪’”学生纠正。

“还不是一样?”他狡辩。然后问:“那从小儿推拿角度,如何才能增进饮食,调畅大便和改善睡眠?”他让学生设计一个针对性的处方。

“当然是补脾经和清胃经!”

“可是你说的?”

“不是我说的。是青岛老师们几乎所有小孩都操作的”。

“看来,他们还真按《推拿三字经》操作”。

“是吗?”

说到这里,他从书架上取出《推拿三字经》,让学生将徐谦光关于面部和印堂望诊一段经文读出来,并就其颜色、脏腑、病症、病机和处方列一个表。

学生很快就将红色、青色、黑色和白色列了出来。

颜色 脏腑 可能病机 治法 处方
色红者 心肺恙 上焦热 清则良 (清)心(清)肺当、退六腑
色青者 肝风张 肝旺肾阴不足 清补宜 平肝木、补肾脏
色黑者 风肾寒 肾阳虚,风寒侵 清补良 揉二马、列缺当
色白者 肺有疾 肺气虚,感风寒 补与清 揉二马、合阴阳、天河水

对于黄色,学生感觉困难。

他早料到,笑着问:“黄色不好归纳吧!”

“怎么会‘言五色、兼脾良’?”

“这恰恰是三字经流派特色!”

学生疑惑不解。

“这句话告诉我们,虽然红、青、黑、白四色分别代表心、肝、肾、肺四脏疾病。但即使只是这四种颜色,只是心、肝、肾、肺问题,也必须兼顾脾。”

“有道理!”

“因为土为中央,为万物之根基”。

学生明白了。

“该如何调治?”他将这一问题引向纵深。

“怎样调?不就是补脾和清胃?”

“对!根据《推拿三字经》原文,应该是非脾胃疾病配合补脾经和清胃经。因为非脾胃疾病,脾胃不是重点,补脾经和清胃经两法同用,一升一降,能使全身气机调畅,利于肺、心、肾、肝等脏疾病治疗。而脾胃自身疾病,如腹泻、痢疾、胃脘痛、大便秘结、疳积、厌食等,徐谦光则在重点补脾经和清胃经基础上配合调大肠、揉板门、退六腑等”

“即是说,补脾和清胃是该流派的基本术式”

“Ok!”他向学生伸出拇指。

接下来他问学生的问题是:“三字经流派的穴位中有没有肾经、肺经?”

这个问题太容易。学生立马说“有啊!肾经位于小指罗纹面,肺经位于无名指罗纹面”

“看到过她们补肾经和补肺经吗?”

稍微迟疑之后,学生说“看到过补肾经,但没有看到补肺经”。

“临床补肾经用得多呢,还是揉二马用得多?”

“当然揉二马多!”

“再想想,她们什么时候揉二马?”

“葛主任名言是‘肾虚不离二马’”

“其实《推拿三字经》中,大多数时候,肾虚都是揉二马,而不是补肾经。三字经流派虽然临床有肾经和肺经,但基本不去补肾经和补肺经,而是专注补脾经。即脾虚补脾,肾虚也补脾,肺虚还补脾”。他将自己读三字经的心得和临床所见告诉学生。

学生拿过病例又翻了翻,然后说:“还真是这么回事!”

“为什么肾虚和肺虚不补肾,不补肺,却专注补脾?”

学生当然从土生金(脾属土,肺属金)和先后天(脾为先天之本,肾为后天之本。先天生后天,后天养先天)关系进行阐述。

他说:“你的回答有一定道理。但是,理论上,肺虚直接补肺,肾虚直接补肾显然比间接补脾好一些”。

“我想,关键还是脾主运化,涉及消化吸收。脾气补起来了,才能从根本上强壮人体!”学生有些不同意他的观点。

“有没有操作因素呢?”

“操作因素?”

“是的!”他一直相信自己的判断。他说:“肾位于小指,不好固定。肺位于无名指,单独操作不好看”。说到这里,他拉过学生左手,先单独补肾经和单独补肺经,确实不好看。而他在拇指桡侧补脾经时,一边做一边说:“看看补脾经!这是三字经流派的伟大发明!从握持固定到具体推法,再到指下感觉,设计得好完美!”

“你说是就是吧?!”学生同他开起玩笑。

关于这一点,他在张贵娟的论文中留下笔墨。他写到“脾胃疾病要补脾经和清胃经。非脾胃疾病也要补脾经和清胃经。这是一个临床套路。而指导这个套路的学术思想就是重视脾胃,消补结合”。

5.兼收并蓄,取长补短

这一学术特点主要表现在该流派对于3岁以上患儿配合脏腑点穴法。

脏腑点穴法本身是一个流派。由河北王雅儒先生传下来,属于道家按摩法。由于三字经流派主要操作左手肘以下穴位。基本不涉及头面(原文中只有迎香)和躯干(原文中只有肚角)。而脏腑点穴则长于脘腹和背腰操作。二者结合,互补短长,能明显提高疗效。

总结完成了三字经流派的学术思想,他非常激动。最后,他在张贵娟论文末写下了这样一段话。他说:“学科的学术思想(特点)不仅表现在其操作上(如取穴少而精、善用独穴与推时长和推速快),更应该表现在其对于研究对象的深刻、另类(流派尤其如此)、独到的认识,以及建立在这种认识基础之上的特殊的理论和方法等方面。”

由于他不属于三字经流派传人。作为局外人,他不盲从,不迷信。既能继承和发扬该流派的优点,也敢于客观公正地指出其缺点。所以,他和他的研究生整理与总结出来的小儿推拿三字经流派的学术思想和技法,得到学术界认可。很多三字经流派的传人成为了他的知心朋友。

后记:

1.他和葛主任之间学术上从不隐讳,大胆争议。但私下他们却是很好的朋友。他经常派研究生去葛主任那里进修学习。他编写《小儿推拿学》专门让葛主任担任副主编。他的课题“不同方向摩腹对胃肠动力学影响的比较研究”部分是由葛主任领导在青岛完成。葛主任新作《英汉对照三字经流派小儿推拿》英语部分是由他的学生叶晓翻译完成。他还参与了三字经流派徐氏家谱的整理与研究。

2.张贵娟在青岛学习非常认真,除了学习进修,连著名的崂山都没有去过。张贵娟实习结束,他专门去青岛看望,并掏钱请张贵娟去崂山旅游,还请她吃了一餐海鲜。

3.张贵娟与葛主任结下深厚友谊。张贵娟研究生毕业时,葛主任要求张贵娟留在青岛同她一块发展小儿推拿。那一年海慈医院没有进人指标,葛主任专门去市里和省里为张贵娟要了指标。他也鼓励张贵娟去青岛,认为非常适合她。但张贵娟最终去了天津中医药大学附一院。后来去了新加坡。也没有继续从事小儿推拿事业。真正可惜!

 

文章来源 公众号:廖品东教授小儿推拿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