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氏捏脊的往事

  • A+

一天,他的手机响了。

010开头。北京的!“北京有谁会找我?”他在心里问。

电话那头一位女士自报家门:“我叫翟世翠,北京中医医院儿科医师。我想到成都跟你学习小儿推拿?愿意接收吗?”。

“北京-中医医院,跟-我-学-习!?”他摹仿着翟女士的话,明显有些怀疑。

翟老师急了,忙说:“单位委派,有介绍信”。还说马上就将进修费打过来。

原来,他写过一本黄色封面的《小儿推拿》。由于他的书用心灵写就,而不是抄袭,总有些新意,能激起一些读者的共鸣。

碰巧,北京中医医院儿科主任去新华书店闲逛时见到这本书,只是随便一翻,就被新奇内容,别致理论吸引住。最后,主任买了十多本,让科室每位老师人手一本。

暑假,成都中医药大学两位北京籍学生去北京中医医院见习。竟然在老师们诊断桌上发现了这本书。

“咱老师的书怎么会在这里?”

“他是你们老师?你们老师是成都的?”

“对啊!”

“不会吧!小儿推拿只有山东才有。成都人怎么编写《小儿推拿》?”

“咱老师可厉害了。到处学习,多种流派都掌握,融会贯通”

“真的?”

“不骗你!”

主任知道后,还是半信半疑。就让两位学生表演清肺平肝、补脾经、打马过天河、运内八卦、调五脏等手法。他一边观看,一边参照书本。很快就明白了原来不懂的东西。

学生操作都有水平。师高弟子强,老师的技能更没说的。

于是,主任决定派翟老师去成都进修。

得到这个消息,他不敢怠慢。立即将此事汇报给针推学院刘院长。刘院长知道后也很激动。因为这件事本身说明成都小儿推拿已经开始在全国有了影响。院长让他回信表示欢迎。

他回了信。对方开始为即将到来的成都之行准备。

又一天晚上。他的电话突然响了。刘院长打来的。

“别人来自全国有名的中医医院,你说她来了在什么地方进修?”

原来,他的小儿推拿长期就在自己个体诊所里。诊所太小,档次不高,内外环境差得不得了。

“你总不能让北京的老师每天待在你的鸡毛店里吧?”刘院长关切询问。

“也是!单位委派不是个人学习。要讲究级别,讲究对等。”

“那就去附院吧!我同附院联系一下,让他们安排!”

“可是附院目前没有小儿推拿科,也没有家长知道儿科疾病可以推拿!”

“没有病人,怎样进修?”他进一步解释说。

“也是!”刘院长同意,又想了想说:“学校已经批准建立针推附三院。已经将汪家拐卫生干部学院附属医院划拨给我们。告诉北京翟老师,让她下半年来进修!”

刘院长还对未来医院的小儿推拿科室充满期望。他说:“那时,我们装修一个适合于儿童的大厅,里面有木马、有积木、有翘翘板,还有专门播放卡通的录像机。你坐镇那里,边推拿,边唱儿歌、边做游戏。”

“还是院长想得周到”他有些受宠若惊!

“我还建议你们真人不露面!”

“什么意思?”

“我们事先准备一些脸谱。比如喜洋洋和灰太郎,又比如圣诞老人。操作的时候,全带上面具。小儿喜闻乐见,就高兴,就不会哭了”

他不得不从心里佩服刘院长。

 

当他将院里的意见告诉翟老师的时候惹出了麻烦。

原来,儿科主任为翟老师请假时,老院长以为主任弄错了。老院长兢兢业业,执着追求,创造了北京中医医院的辉煌。北京中医医院从来就是全国中医界的旗帜,是国内外,特别是其它基层医院想方设法想去进修的地方。即使有新技术和新疗法,只要一个邀请函,对方总会来到北京,还常常免费。

老院长以为主任考虑职工福利,就说“你不要找什么理由,安排翟老师,或者其它老师去成都去四川旅游不就行了。”

“不是旅游,真的是进修学习”

“真的!”

“我的老-院-长!成都的小儿推拿真有特色!”

“那还是发个函吧!请他来北京?”

“他很忙!抽不出身”

“我不信!”老院长摇了摇头。然后说:“能站上北京中医医院的讲台是何等荣耀啊!这还不够吸引力?”

“吸引力是有。但要等别人放假啊!”

“等不得了!非要现在去进修?”

“你不是说‘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吗?”

“哈哈!”老院长和主任相视而笑。

进修批下来,出差的钱也从财务科借出来。可是现在出现变数,主任不得不又出现在院长办公室。

这次老院长有些愤怒。他甚至骂起来“成都!过场太多,有什么了不起!不去!不去!去山东!去湖南!去山西!去任何地方都不去成都!!”

“院长!听我说”

“还有什么可说的?”

“别人不接受进修的理由是因为咱的名号,是因为你的身份!”

“是吗?”

主任解释了理由,又恭唯一番,老院长才消了火气。

“那你安排吧!”

“可是---”

“还有什么?”

“别人是个体诊所,进修费没有正式发票!”

听到这里,老院长总算明白了。他拍着主任的肩说:“算了!你就会算计。那几个钱你都没有?”

“你看?”

“那我签字,就用院长基金支出吧!”

其实,主任等的就是这句话。

“哈哈!”主任先笑。接下来他俩都开怀大笑。

 

他亲自去机场接翟老师,并为翟老师安排好住宿。怕翟老师对成都不熟悉,又专门派一个女孩为翟老师当向导并照顾她的生活。

半个月的进修过程没有什么值得谈的。每天都有小孩子来诊所。来一个,他诊疗,然后开处方,然后手把手教翟老师推。没有病人的时候,就分析处方,就专题讲座。

他发现翟老师的中医水平并不如他所想象。心里有些纳闷。“她会是北京中医医院的名中医吗?!”他有些怀疑。

“你毕业于北京中医药大学吗?”

“不是!”

“那你毕业于……”

“我没有读过中医药大学!”

他听到这里,更是不解。“那你……”

“我真的没有读多少书!”

看着他疑虑满怀的样子,翟老师继续说:“我们医院没有读过书的人可不止我一个?”

“真的?”

“我骗你干什么?”她稍稍停顿,然后竟然盯着他:“难道你信不过我?难道只有你能治好这些儿科疾病?!”

“不!不是!”他连忙摆手。

“那你的从医经历一定有趣?”

翟老师并没有回答他提出的问题。

那天晚上,他和翟老师不欢而散。

后来同翟老师熟了。翟老师告诉了她的从医经历。

翟老师家很穷。她连小学都没有读完就打工了。那时候她还是个小姑娘!她拾过煤炭,编过草辫、绣过花、挑过猪毛。劳累加上营养不良,让她大病一场。

家里好不容易凑了钱送她住进医院。钱花光了,病却没有好。后来,翟爸爸听说冯泉福的小儿推拿既便宜又有效,就带她去找冯老。冯老摸小女孩的脉说是贪吃导致积滞。然后和蔼地对小翟说:“忍着啊!爷爷替你把肚子里的虫子捉出来”

“当时我肚子每天疼痛,吃什么都不香,也没有精神去玩。冯爷爷说是虫子作怪,抓出虫子就好了。我的心就充满了希望!”

“冯老真有办法!”

“其实,一开始他捏脊的时候,一点都不痛”。

“真的?”

“不骗你!”

“记得刚开始捏,我有些担心,后来慢慢就不怕了。最后一次捏脊真的疼痛,可我还没有哭出声来,冯爷爷却表扬我乖,却说再见了。于是,我也就将泪水吞到肚子里去了。”

“哈哈!”

“那时候,捏一次脊才收5角钱。冯爷爷说我们家穷,就没有收钱。”

“那可是‘为人民服务’的年代!”

“说也奇怪,在冯老的调理下,我的身体慢慢好起来。”

“不奇怪!冯氏捏脊有特色,可是得到施今墨先生赞誉的啊!”

“那个时候,没有玩具,没有游乐,没有手机,又看不起电影。我每天都同几个同龄的小朋友玩”

“怎么玩法?”

“我们过去常常过家家,伴厨娘”

“都是贫穷和饥饿创造出来的游戏!”

“但自从我被捏脊之后,我觉得捏脊挺好玩,就让小朋友伴病人。我也学着冯爷爷的样子说小伙伴肚子里有虫子,我替她们捉虫子。就开始在她们背上乱搓一阵。完了,还用些胶泥弄到牛皮纸上贴到她们肚脐眼上”

“原来你有推拿天赋!”

“这事后来被冯爷爷知道了。那一天他看了我很久。

“看你?”

“看我的眼睛,敲我的手,摸我的头,拍我的肩。还让我奔跑和跳跃”

听到这里,他明白冯泉福老人是看上翟妹妹了。看眼神,看手掌和手纹,看肩,看奔跑和跳跃的协调性。这可是推拿医生的基本素质!

“他还让我唱歌!”

“你唱了吗?”

“那个年代‘让我们荡起双浆’最流行。我就唱了。”说着说着,翟老师就不由自主的哼了起来。

让我们荡起双桨,
小船儿推开波浪.
海面倒映着美丽的白塔,
四周环绕着绿树红墙.
小船儿轻轻,飘荡在水中
迎面吹来了凉爽的风.

红领巾迎着太阳,
阳光洒在海面上,
水中鱼儿望着我们,
悄悄地听我们愉快歌唱.
小船儿轻轻,飘荡在水中
迎面吹来了凉爽的风.

做完了一天的功课,
我们来尽情欢乐,
我问你亲爱的伙伴,
谁给我们安排下幸福的生活.
小船儿轻轻,飘荡在水中
迎面吹来了凉爽的风.

他被翟老师美丽的音质吸引住。他更为冯老用奔跑和唱歌来选择小儿推拿人材的方法叫绝。那可是哐哄小孩最基本的功力啊!

“后来呢?”

“后来,冯老就叫出了‘二姐’”

“二姐?”

“我叫二姐,其实就是冯老的外孙女!”

从此,翟世翠时常待在中医儿科,她先帮助哄哐小儿,敷贴膏药,后来跟二姐学习手法,练习捏脊。再后来,北京中医医院招工,冯老点名将她留在医院。

听到这里,他为翟老师的身世感叹,对翟老师的从医过程产生了浓厚兴趣,更为他自己在无意间竟然接触到正宗的冯氏捏脊传人兴奋不已。

接下来,除了排定的教学,只要有时间,他就会虚心向翟老师请教。

在相处过程中,翟老师被他不顾一切,执着地,一心一意推广小儿推拿的热情所感动。将自己所掌握的冯氏捏脊技术毫无保留地教给了他。

他认真比较了常规的捏脊方法和冯氏捏脊。通过一遍又一遍比划,通过不同角度观察,通过不断思考。他发现:常规捏脊以两拇指分别置于脊柱两侧,从下向上推动。在推动的同时,食指、中指与拇指相对,捏拿起脊背皮肤。由于人类上肢(手)的定式和习惯,也由于脊柱正中棘突的间隔,其捏拿部位只能在脊柱两旁而非脊柱正中。而冯氏捏脊两手食、中、无名和小指并拢,重叠。以食指桡侧第二指节垂直于脊柱。正是由于这种垂直,使食指第二指节始终处于脊柱正中,并成为捏拿时的推进和基底的部位,两拇指向其用力并捏拿起脊骨皮肤的时候才恰好处于脊柱正中,而不似一般捏脊捏在脊柱两侧。

于是,他提出了常规捏脊作用于膀胱经,主要调理五俞穴;冯氏捏脊才主要调理督脉的学术观点。他的这种来源于实践中的,朴素的,对比性的研究对于探寻手法特点,提高临床针对性非常有益。

半个月,很快结束。翟老师要回北京了。他依依不舍。甚至派了他的两位研究生跟随翟老师到北京。她们拜翟老为师。共同运用和研究冯氏捏脊。她们在北京中医医院完成了学位论文--“冯氏捏脊治疗小儿腹泻的临床疗效评估”。

所有这一切使他成为了能够掌握冯氏捏脊术的为数不多的人。也使成都成为了完整保留冯氏捏脊术的地区之一。

冯氏捏脊的往事

文章来源 公众号:廖品东教授小儿推拿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