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升朝和他的一掐二揉三推–防治儿童反复感冒的经验

评论487

中国有个江苏,江苏有个南京,南京有个白下区,白下区有一所中医院。这家中医院同全国其它区(县)级中医院并没有两样。有一位叫朱升朝的会小儿推拿。据说他父亲和父亲的父亲就会推拿,传到他至少三代。他从年青起就在医院上班,天天坐守门诊,从早守到晚。还好,熬出来了。从不为人知到现在每天几十个病人。子女嫌他时时动手、动口,劳心,没有多少收入,也没有激情,不愿意继承。朱老头不勉强。日子平平淡淡过。还有两年,朱老头就该退休。

朱升朝和他的一掐二揉三推–防治儿童反复感冒的经验-图片1

海面起了波澜。朱老平静的日子不平静了。

卫生局李局长孩子发烧、咳喘。喷喷雾剂,输液,很快控制住。医生劝李局连续用药一年。

“3岁孩子天天与药打交道,还是激素” 李局有些惊讶!

“非得长期用药?”李局问

“用2-3年,帮助孩子度过易感期,保护肺与气道,让其充分发育,增强适应能力,就能从根本上防治支气管哮喘”

“中医有办法吗?”

西医主任笑了“你找错对象了。这个问题我该问你!我看呀,中医恐怕也很难”

李局电话咨询中医主任。获得肯定有效的回答。很高兴,但高兴劲瞬间消失,因为也是吃药,还不是一付药,是坚持吃一段时间中药。面对又苦又黑的中药和仅仅只是早晨喷一次的喷雾剂,李局觉得西药优势明显些。

“可以找朱老头。推拿一下”中医主任推荐朱升朝。

李局去白下区中医院调研。专门去考查。朱老头真给孩子推拿,并配合中药。3天后,退烧,咳嗽哮喘缓解。

退烧就停掉中药。朱老头让李局每周带去推3次。

连续推拿2个月,孩子再没有发烧和哮喘。胃口改善,睡眠不错,乖巧聪明了许多

“真神了!”李局紧紧握住朱老头的手。

年底,市卫生工作总结大会,李局以此为题作报告,号召各大医院发展中医。他还特别对白下区中医院院长说“朱老头子有几下子。推拿而不用药,真正绿色自然。要认真总结,推广宣传,造福大众”

卫生局局长说话管用。医院领导牢记于心。回去就布置科教科总结研究。

几天后,当地报纸和电视台有一则不是广告的新闻--朱老头专访。

从此,白下区中医院人山人海。

朱升朝很快收集到上百例体质差,反复感冒的孩子。在医学和统计学专家配合下,将患儿分成两组,一组用当时流行的丙种球蛋白肌注,一组免费推拿。两个月后,数据无可辩驳地表明,小儿推拿疗效优良。

朱升朝和他的一掐二揉三推–防治儿童反复感冒的经验-图片2

以此为据,朱老头领衔申请成功江苏省卫生厅科技项目“推拿防治儿童上呼吸道感染的临床研究”

他们心好狠,刚出生的兔子就拿掉胸腺,让兔子彻底丧失免疫功能,只能在类似新生儿急救的保育恒温箱里得过且过。一组不管它,一组天天推拿。一月后从箱里请出病态小白兔。观察并比较它们出箱后的体质情况。然后用一种毒素滴入兔子体内。对照组死光光,实验组却有成活。活着也是暂时,最终还是要处死,开膛剖肚,观察两组兔子肝、肾、心、肺、大脑的重量、组织结构和免疫因子浓度。结果仍然是推拿促进了兔子免疫功能的再生增强。

文章报导,引起轰动。朱老头获得那一年江苏省科技进步奖。

他追踪朱老的研究动向很久了。他派研究生到南京拜访。朱老头不接待,也不接受学生进修。

学生报怨“朱老一点不像你。太保守!”

他为朱老辩解“临床辛辛苦苦摸索出来一些东西,哪有轻易传给素不相识的人”。接着问:“我和朱老哪些不像?”

“你大方些!”

他很谦虚:“我没有朱老那样大的本事”

“还有,朱老是专业医生,以治好病为业,为本!我的职业可是教师!”

“教师和医生有什么不同?”

“教师以教学为本。以学生学会并掌握他之所教为乐!”

“也是!”学生点头。

“医学教师,必须临床过硬。但不以治好多少病人判断其水平高低。医学教师要善于积累、总结和提炼临床经验。要会判别哪些东西有用,哪些无用;哪些书只是教条和文字堆积,哪些书才真实反应人体生理病理规律。并将这些经验和认识转化为课堂教学,提高学生的人文素质和医学能力”

“朱老拒绝,如何是好?”学生又问

“你侄女不是在南京吗?带她找朱老推拿。朱老可以不讲。推拿总要动手,总要在一定部位操作。记录他操作的步骤、方法和穴位。”他给出建议。

学生真将侄女带到朱老诊断室,挂朱老号,还开了推拿疗程。

接下来10天,学生带侄女天天去朱老那里。看他处方,看他推拿,看他逗孩子,看他交待注意事项。学生默默地记录下朱老对咳嗽和哮喘的一招一式,并统计朱老用得最多的穴位和手法。

回到成都,他找到学生。问得很仔细。还不时拿笔在学生本子上圈点。

“并不神秘,四大手法!” 他吼了起来。

“四大手法?”

“对!熊应雄《小儿推拿广意》中的头面四大手法!”

“是吗?”

他随口背了出来“一堆坎宫,二推攒竹,三运太阳,四掐耳背高骨……,此乃推拿不易之诀!”怕学生不明白,特别提醒“不易之诀,就是永远不改变,用于所有小孩”

“原来如此!”

“有什么神奇之处?”学生问。

他解释:“头面四大手法由头面部四个穴位组成。包括开天门,推坎宫,运太阳和掐揉耳背高骨。不要小看古人配伍。天门又称天眼,天门天门,天人合一之门。天门一开,天人合一,天人相感应,相协调,哪会感冒咳喘?推坎宫又叫分推头阴阳,坎卦属于肾,肾为人体阴阳根本,推坎宫调节脏腑阴阳。太阳呢?其实,左边叫太阳,右边称太阴。两边同揉,从阴引阳,从阳引阴,调节左右阴阳”

“哇,如此高深”

他考学生。问:“为什么小儿反复感冒,要这样用?”

学生没有回答,紧盯着他。

他说:“反复感冒的实质是天人之间阴阳和人体自身阴阳失调。天人阴阳失调,适应能力差,气候稍微变化就难于适应,容易感冒。人体自身体内阴阳失调,难于集合气血,调动阳气抗邪,邪气驱逐不了,感冒经久不愈。古人发明头面四大手法,从天人、脏腑和左右三个方面对阴阳进行调节。调节阴阳是头面四大手法配方之精髓”

“朱老还用哪些穴位?”他要刨根到底

“朱老还爱推上三关、清天河水和掐商阳”

上三关好理解,为温为升为补。其温热和升提之性发汗祛邪,直接治疗感冒;补益之性温助阳气,增强体质,从根本上预防感冒。清天河水也能理解。小儿为纯阳之体,极易化火化燥,“儿童感冒,十有八九为热”,清天河水为清法代表,针对症状又针对病机。即使风寒感冒,清清天河水,防止从阳化热,对于防止高热和惊风也有意义。可朱老为什么用商阳而不用少商却困扰着他。反复感冒乃肺经受邪,理应掐肺经之少商而不是商阳以祛风解表。

“反复感冒,反复感冒,反复感冒!”他一遍又一遍地念叨。

突然,他有了灵感。他让学生计算反复感冒小儿一年之中有多少天患病。

“一次感冒大约7天,反复感冒就按每月感冒一次,12个月感冒12次,每年孩子的患病天数也才82天!”

“对!也就是说,即使反复感冒小儿,一年之中也只有约1/4的时间患病,另外3/4都是正常健康状态”

“也是!”

“防治反复感冒的终极目标肯定不是针对某一次感冒,而是要降低全年感冒的发生频率”

“是啊!”

“就这一目标,你说驱邪重要,还是扶正重要?”

“当然扶正重要”

“这就对了!如果掐少商,直接清泻肺经。其法对肺经和肺脏就是泻。这对于已经反复感冒的小儿来说无异于雪上加霜!”

“有道理!”学生佩服他的分析。

“而掐商阳穴,功同掐少商,也能清泻肺经邪热。但却泻在肺经之表--手阳明大肠。不是清泻肺经,就不会损伤肺经,不会降低肺的适应性和抵抗力”。

“啊!真高见!”

“这就是大师们的思想和水平!”就因为思考和解答这个问题,使他对朱升朝先生的学术水平佩服得五体投地!

“推拿防治儿童上呼吸道感染的临床研究”获奖后,朱升朝公布了他的治疗方案。

他总结成“一掐,二揉,三推”口诀。

一掐商阳,二揉太阳和耳背高骨,三推天门、坎宫和上三关。真与学生实地考查得到的结果相吻合。

“不就是头面四大手法加推上三关和掐商阳吗?”他为自己对朱老的临床总结而沾沾自喜。

“可惜没有清天河水”这成为他之遗憾。

 

文章来源 公众号:廖品东教授小儿推拿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