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腹–其实啊!摩与不摩大不一样

评论252

他怔住了,脸红了,真不知道如何回答才好。

五位专家都看着他,答辩厅里陷入了寂静。

 

还是那位提问的专家打破僵局笑着说“随便谈谈,不要紧”又随口说到:“人感觉舒服了会怎么样?”

专家就是专家。北京的专家与众不同。其实,专家正在启发开导他认为有发展希望的这位后生。

他再一次回顾专家所说的关键字“妮子-吃饱-冬日阳光-喜欢-摩肚子”

妮子喜欢摩肚子。主人摩到她的肚子,她一定舒服极了。还是在冬日的阳光下。他的眼前浮现出一幅和谐的画卷。

是啊!无论动物还是人类,当他们感觉舒服的时候会怎样呢?

他想起了1982年他第二次高考。那年他24岁多,在当时看来是人生中最后一次机会(当时规定高考年龄必须在25岁以下)。在等待高考分数公布的日子里,他如热锅上的蚂蚁,忧心忡忡,整晚睡不着觉。一旦分数公布,知道自己上线,且被成都中医学院录取,他如释重负,心中开朗,不再失眠,睡了一场雷打不动的安稳觉。

他想起了他和同学刘骁,身上只有几个铜板,带着锅碗、被子、修车工具和一些药品就朝九寨沟骑行(当时成都到九寨沟全是泥泞,汽车开两天),路上食宿简陋,困难重重,他们甚至怀疑自己当初的选择。特别是在黄土梁和九十九倒拐遇险几乎被吓得瘫痪时。可是,当历尽艰辛到达九寨沟山门口,心中阴云一扫而空,他们顿时精神抖擞,筋骨劲强,红光满面。

他想起了他们第一次组队参加成都市大学生足球联赛。当时学校没有球场,没有教练,没有服装,没有饮料,没有接送汽车。成都中医学院的足球从不被任何人看好!确实,也是这样,开赛初期,他们就连续输掉三场球。为此,他水米不进,情绪低落到极点,无缘无故发火,看啥都不顺眼。然而,他们18位队员没有丧失信心,及时总结经验,一场一场拼,一场比一场踢得好,竟然小负冠军电子科大,胜川师,平华西,取得骄人战绩。还是那么疲劳,还是不停奔波,但他心里却乐开了花,脸上挂着笑容。个个犹如斗牛士,全身充满了力量。

他想起了他因小便多、胃口特别好、面部疖疮,怀疑患糖尿病。在等待检查报告的那几天里,他不吃不喝,山珍不珍,海味无味。一旦拿到检验报告,知道自己并无糖尿病后,他就想吃,能吃,而且吃什么都香。

他想起了5·12地震。诊所曾老师的父母在汶川经商,已经5天失去联系。看着曾老师皱着的眉头,他的心也不好过。于是,他和曾老师手拉着手,冒着塌方,泥石流和余震风险,坚定地朝着地震中心挺进。曾老师一路沉默,如丧神守,不断念叨着父母,他则怀念着刚刚逝去的父亲。他们没有声息地走啊走。就在他们饥寒交迫、疲惫不堪、腰酸腿痛时,曾老师突然接到电话,告之父母还活着,没受伤。尽管那是在黑夜,在映秀的荒山上,在根本没有道路可走的荆棘丛中,他和曾老师竟然喜极而泣,拥抱着,沉浸在一种从未有过的幸福之中,早已经忘掉了身上的疼痛。

他还想到他的一个病人,CT诊断为肺癌,悲伤欲绝,水米不进,体重一下子掉了三斤。可最终发现是误诊,刚排除肺癌,病人食欲就猛增,体重快速复元。

可见,高兴了,舒服了,饭才吃得香,觉才睡得甜,疼痛才消失,表情才自然,动作才协调,脸上才会泛红光,体重也才增长。

饭吃得香,厌食就治好了。觉睡得香,夜啼就痊愈了。疼痛不在,痹症何有?表情自然,情绪稳定,肝之郁结,烟消云散。动作协调,哪有多动、抽动?脸泛红光,神清气扬,虚症还虚?体重增长,体质改善,人也就强壮了。而以手操作的人性化的推拿本身是能够带给人舒适的治疗方法,摩腹法又是所有手法中最能让人感觉舒服、惬意与挠痒的方法(另一些方法为轻抚脊、轻弹囟门和搔涌泉等)。因而它的作用无可替代。正因为如此,摩腹法才被古人誉为“延年九转法”。

 

多么直白!要延年,就摩腹,顺时针摩九圈,再逆时针摩九圈(当然不是只摩九圈,而是九的倍数)

是啊!舒服和良好的心情为长寿之根本!顺九逆九,反正都是9,最大数值,怎么不长久呢?

可见,摩与不摩,其实大不一样!

想到这里,他很兴奋,他沿此线索阐述摩腹法的作用原理。

他的回答获得了在场专家和领导的一致好评。

但那个时候,他的学术水平不高,他对推拿的认识有限。他不可能想到他今天能想到的那些机理。

结束时,那位提问的专家随口说了一句“小伙子,我们正在进行‘脑肠互动’的研究。我看呀!摩腹的作用原理可能蕴藏其中呢!”

感谢北京专家(北京也是抽调的专家,说不定那个专家是天津、上海、山东或南京的呢?)给予他学术上的引导和帮助。

今天,二十年过去,回过头来看待当初专家的提示,才发现专家视野之开阔,目光之犀利。专家的假设无疑具有前瞻性。

原来,大脑由众多神经细胞聚集成团(节)或成索,构成人体的各种和各级中枢、网络和回路;中枢脑统领全身,协调机体,主宰生命,产生思维和情绪。而胃肠内部也存在有与中枢脑同样的自主神经细胞和调控网络与回路。

过去的认识是中枢脑向下成为脊髓,脊髓分出脊神经,脊神经分布于胃肠的各个部份。由此形成“脑-脊-胃肠”环路。这种环路对于诊治胃肠病症很重要。这就是大脑或脊髓损伤的病人可能丧失吞咽、消化能力和二便失禁或贮留的主要原因。但即使高位截瘫,或人为截断动物的脊神经,胃肠却仍然会有一定的活动,仍然存在一定的消化能力。这提示,胃肠有独立于中枢支配之外的自身的神经调节系统。

 

所谓脑肠互动,就是中枢脑和胃肠自主神经两大系统之间是相互作用与相互影响的。它们共同受到一种存在于气血之中的肽类物质调控。手法刺激大脑,能改变大脑的兴奋与抑制状态,直接影响气血中肽类物质的水平和活性,因而对胃肠蠕动和消化功能产生不同影响。反之,腹部的各种手法以不同的方式作用于内体胃肠,直接(如揉腹、按腹、荡腹、挪腹、挤碾腹、冲击腹等)或间接(摩腹、抹腹、擦腹等)影响胃肠功能。在影响胃肠功能的同时也会引起肽类物质含量和活性改变。当这种肽类物质改变了的气血到达中枢脑的时候,就会引起相应大脑功能的兴奋或抑制,从而有效地调节与改善大脑。

 

因此,今天,他时常对学生们说:风池风府操作和治疗在脑,其功能作用却不止于脑,何尝不可以治疗咳喘、厌食和腹泻。摩腹摩在腹,其功能和作用可不仅仅在腹!它可以调节脑、补益脑,可是预防痴呆,使人长寿的好方法啊!

“延年九转,延年九转”他会一边念叨,一边表演着美感十足的双手太极摩腹法。

 

文章来源 公众号:廖品东教授小儿推拿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