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运六气比较非典与新冠肺炎疫情的同与异(一)

  • A+
所属分类:五运六气

2020年2月4日立春正式进入庚子年,此次的新冠肺炎疫情会明显缓解,现有患者病情会减轻,尤其是肚脐以下的症状改善明显,比如腹泻;患者新增速度会明显下降,最晚到3月5日惊蛰前后,疫情结束。

 

具体的理由下面正文会详细阐述。

我的推断是否正确,等待实践的检验。

 

我的分析如下:

 

首先,每年的冬春季节都易爆发流感,病情严重的就会转成肺炎,这个并不新鲜。

 

肺主皮毛,人体感受风寒,肺先受之;

肺为娇藏,形寒饮冷则伤肺;

冬季水旺相,水为寒。冬天爆发的流感,肺为弱藏的人很容易中彩。但是六十甲子年不同年份易感染人群的弱藏体质特征应该是不同的。

 

其次,新冠肺炎的发生时间是2019年己亥年的终之气。

 

己亥年是土不及之年,厥阴风木司天,少阳相火在泉。下半年是在泉的少阳相火主事,终之气主气太阳寒水,客气少阳相火。少阳相火加临,导致暖冬。

 

中医董洪涛的公众号2020年1月23日的推送《关于武汉病毒性肺炎暴发的再思考》原文链接:

https://mp.weixin.qq.com/s/USf8IAwj9bI28XA3Hl0Hag

 

底下的读者留言提到有多个地方冬季打雷:

 

思无邪:坐标贵阳,记得小寒那天打雷闪电冰雹了,我还开玩说惊蛰的雷提前在小寒打了,当时心里想,小寒就万物生发了?因为我会观察每年惊蛰打雷与否,这之后热了差不多一周,都有苍蝇了,父母长辈都说腊月间打雷不好。可当时各路媒体却在大肆宣传电闪雷鸣后的贵阳有多美,真是无知无觉或故意为之。

 

容 与:气候真的异常,还没立春半夜就打雷,天气阳根浮动,人应也是瘟病。

 

celine:董老,刚丑时,大寒之日,电闪雷鸣,风起雨至,半夜惊醒,是不是不吉之象?

 

七汐:除夕夜闪电雷鸣大雨,连家里七十多岁的老人都说是头一次遇见这种情况,有点不好的感觉,不知和天地气机有没有联系

 

我在杭州,杭州今年冬天至今未出现0度以下的天气。

而且从2019年12月09日的17℃ / 4℃到12月16日的23℃ / 11℃,气温一直都反常地偏高。

12月16日最高温度23℃那天,我记得很清楚,我出去散步,热得外套都穿不住了,感觉要过夏天一样,那几天苍蝇都出来了。

这些都是阳气拔根、肾水封藏无力的表现。

春生夏长秋收冬藏,终之气少阳相火加临,冬季的肾水收藏不住,相当于一年的收成没入成库,被一把火烧没了。

冬不藏精,春必温病。中医人都知道。

 

但是能发展成能跟非典相提并论的,这么严重的、大面积的传染性肺炎,也就是中医说的瘟疫,并不是一个暖冬就能解释的,必有其特殊的运气特征。

五运六气比较非典与新冠肺炎疫情的同与异(一)

我们可以跟终之气客气同样为火的卯酉之纪对比一下。

 

《黄帝内经·素问》六元正纪大论篇第七十一:

岐伯说:卯酉之纪也。……

终之气,阳气布,候反温,蛰虫来见,流水不冰。民乃康平,其病温。

 

卯酉之纪终之气主气太阳寒水,客气少阴君火,也是暖冬。

《黄帝内经》只说:“其病温。”有温病出现,但形不成疫情。

 

 

 

因为新冠肺炎与非典相似度很高,我用五运六气对新冠肺炎与非典的同与异做一对比分析,大家就能看得更明白。

 

一、二者的相同之处

 

1、新冠肺炎与非典都是肺金受克

 

新冠肺炎与非典,肺金都是症状最严重的藏腑体系,这没什么可说的。

 

但肺金是怎么受克的?二者有很大的不同。

 

(1)非典

 

非典发生于2003年。2002年12月15日广东出现第一例报告病例患者。

 

2003年是癸未年,火不及之年,太阴湿土司天,太阳寒水在泉。初之气主气厥阴风木,客气厥阴风木。二之气主气少阴君火,客气少阴君火。

 

年运是火,初之气主气客气都是厥阴风木,二之气主气客气都是少阴君火。

 

火克金,金克木。

 

初之气,是年运火克金,再加主气客气的两个厥阴风木反侮金。非典渐成气候,逐渐扩散。

 

二之气,是年运的火和主气客气的少阴君火三个火克金。火强克金,反侮水。

 

三个火克的力量肯定比一个火克、两个木反侮的力量大得多。金弱不堪其克,非典疫情急剧加重。

 

《黄帝内经·素问》六元正纪大论篇第七十一:

岐伯曰:丑未之纪也。……

初之气,地气迁,寒乃去,春气正,风乃来,生布万物以荣,民气条舒,风湿相薄,雨乃后。民病血溢,筋络拘强,关节不利,身重筋萎。

二之气,大火正,物承化,民乃和。其病温厉大行,远近咸若,湿蒸相薄,雨乃时降。

我们来对照一下癸未年初之气和二之气非典病例数的变化:

 

 

2003年1月20日大寒到3月21日春分是癸未年初之气,由于春运人员流动量大,2月5日-10日广东省每天新增病例50例以上。癸未年初之气的两个月结束时,患者人数从2月6日广东的218例增加到1000多;

 

3月21日的春分到5月21日小满是癸未年二之气,5月19日北京非典新增病例数降至个位,5月21日,北京最后一名非典病例张某从北京地坛医院出院。癸未年二之气结束时病例总数是5000多。

 

也就是说初之气发病人数1000左右,二之气发病人数是4000左右。

 

这与五运六气看到的肺金受克强度从初之气到二之气呈现阶梯式增加是完全一致的。

 

5月份天气越来越温暖,对肺弱藏的人群有利,可以看到发病人数增长速度明显放缓。

到5月21日小满进入三之气后,主气少阳相火,客气变成了太阴湿土,从三个火克金变成了两个火,金受克的力量减弱,于是疫情停息。

 

这和《黄帝内经》的记述完全一致。

 

《黄帝内经·素问》六元正纪大论篇第七十一对丑未之纪三之气的描述:

三之气,天政布,湿气降,地气腾,雨乃时降,寒乃随之,感于寒湿,则民病身重、腑肿、胸腹满。

这里一个字都没提疫情了,气候特征是客气太阴湿土带来的影响为主。

 

有人说非典防控效果全面显现是出现在5月,所以疫情结束了。

 

防控当然是必要的,这么厉害的疫情,不防控会更恐怖,损失也会更严重。在做不到用五运六气未雨绸缪治未病的时候,亡羊补牢肯定比什么都不做要强。

 

但真的是防控终止了疫情吗?

 

要我说,是老天爷放过了咱们,不是咱们消灭非典成功了。

 

(2)新冠肺炎

 

2019 年 12 月以来,湖北省武汉市部分医院陆续发现了多例有华南海鲜市场暴露史的不明原因肺炎病例。

 

新冠肺炎发生于2019年11月22日小雪到2020年1月20日大寒的己亥年终之气。

 

己亥年土不及,厥阴风木司天,少阳相火在泉。终之气主气太阳寒水,客气少阳相火。

 

粗粗一看,你会奇怪:肺金怎么受克了?

年运、司天、在泉,只有一个少阳相火能克金好吗?

 

我们来看内经原文。

 

《黄帝内经·素问》五常政大论篇第七十:

岐伯曰:故气主有所制,岁立有所生,地气制己胜,天气制胜己,天制色,地制形,五类衰盛,各随其气之所宜也。

 

“地气制己胜,天气制胜己。”这句话张介宾的注释是:

地气制己胜,谓以己之胜,制彼之不胜,如以我之木,制彼之土。

天气制胜己,谓司天之气,能制夫胜己者也。如木运不及,而上见太阴,则土齐木化。

 

简单的说,就是地气是正克,天气能反克。

都能反克了,正克肯定更没问题了。

 

所以,己亥年土不及,厥阴风木司天,少阳相火在泉。司天的厥阴风木克金,在泉的少阳相火也克金。己亥年一整年,金的力量都处于劣势;

 

到了终之气,主气太阳寒水,客气又是个少阳相火来克金;

 

冬季天气寒冷,形寒饮冷则伤肺,对肺弱藏的人很不利,更是雪上加霜;

 

再加上己亥年土不及,又被司天的厥阴风木所克,脾为弱藏的人土弱至极;

终之气客气的少阳相火不仅克金,还反侮水。

 

我们知道,土生金、金生水。

 

己亥年土弱至极、金受克,终之气金更加受克,水又被火反侮,土、金、水弱成了一条龙,人体的圆运动生生被撕开个大口子。

 

可以说,己亥年终之气的疫情收拾的就是肺脾肾弱藏的人,凡是类似弱藏的人都是易感染新冠病毒的高危人群,导致爆发疫情。

 

《黄帝内经·素问》六元正纪大论篇第七十一:

岐伯曰:巳亥之纪也。……

终之气,畏火司令,阳乃大化,蛰虫出现,流水不冰,地气大发,草乃生,人乃舒。其病温厉。

 

综上,非典和新冠肺炎,都是肺金受克、肾水被泄引发的温病。

 

为什么肺金受克、肾水被泄会导致温病?

因为金为凉、为降,水为寒、主藏。

 

民国大医彭子益说:“温病乃人身木火偏于疏泄,金气被冲而失收降之令,水气被泄而失封藏之能,水不藏则相火益事飞腾,金不收则风木益事泄动。上焦则津液伤而热气冲塞,下焦则相火泄而元气空虚,中焦则中气衰败,交济无能。

一年的大气运动,春升夏浮,秋降冬沉;春温夏热,秋凉冬寒;春生夏长,秋收冬藏。人身春木之气,升动生发失其常度,则温气病焉。此乃人身本气之病,非中今年之温,由口鼻而入;非伏去冬之寒,变为今春之温。不过虽是人身本气自病,必须感受时令偏于疏泄的大气,引动里气,然后病成耳。”

也正因为肺金受克是新冠肺炎疫情的主要病机,一旦金的力量得到了加强,疫情自然就减弱,趋向结束了。

 

2020年1月20日大寒,时令已经从己亥年的终之气转换为庚子年的初之气。主气厥阴风木,客气太阳寒水。

客气已经从少阳相火转为太阳寒水,金受克之力减轻。

 

再加上现在过不了几天就立春了,2020年2月4日立春正式进入庚子年。

 

庚子年是金太过之年,少阴君火司天,阳明燥金在泉。肺金得助。

 

虽然庚子年司天的少阴君火和立春后两个火的戊寅月都会对肺金的恢复、增强有一定影响,会使疫情略微再持续一段时间,但年运的转换是比客气的转换更强大的力量,庚子年的年运和在泉都是金,是太过而加的、金气极旺的同天符年。金运当道,瘟疫大势已去。

 

到3月5日惊蛰进入已卯月,阳明燥金司天,肺金更加得力。因此,我断最晚3月5日惊蛰前后,疫情必定结束。

 

《黄帝内经·素问》六元正纪大论篇第七十一:

岐伯曰:子午之纪也。……

初之气,地气迁,燥将去,寒乃始,蛰复藏,水乃冰,霜复降,风乃至,阳气郁。民反周密,关节禁固,腰脽痛,炎暑将起,中外疮疡。

 

这里又是一个字都没提疫情了,气候特征是客气太阳寒水带来的倒春寒。

 

因此,目前疫情虽然凶猛,挡不住自然界的五行力量即将发生根本性的扭转,这个时间节点就是2020年2月4日立春。

 

如果我预测准确,那是五运六气的功劳,是老祖宗的本事。

如果我预测错误,那是我学艺不精,我保证就地认怂,绝不耍赖。

 

为什么要强调现有患者尤其是肚脐以下的症状改善明显呢?

 

《黄帝内经·素问》六微旨大论篇第六十八:

岐伯曰:言天者求之本,言地者求之位,言人者求之气交。

(本,谓天六气,寒暑燥湿风火也。三阴三阳由是生化,故云本。所谓六元者也。位,谓金木火土水君火也。天地之气,上下相交,人之所处者也。)

帝曰:何谓气交?

岐伯曰:上下之位,气交之中,人之居也。

(自天之下地之上,则二气交合之分也。人居地上,故气交合之中,人之居也。是以化生变易,皆在气交之中也。)

故曰:天枢之上,天气主之;天枢之下,地气主之;气交之分,人气从之,万物由之,此之谓也。

(天枢,当齐之两旁也,所谓身半矣。伸臂指天,则天枢正当身之半也。三分折之,则上分应天,下分应地,中分应气交。天地之气交合之际,所遇寒暑燥湿风火胜得之变之化,故人气从之,万物生化,由而合散也。)

括号里的是内经原文中的小字注释,简洁易懂,跟白话差不多,大家一看就懂。我解释还未必有这个说的清楚。

这段话的意思就是:肚脐以上,天气(司天)主之,肚脐以下,地气(在泉)主之。

庚子年是金太过之年,少阴君火司天,阳明燥金在泉。所以,对应到人体就是肚脐以下金的力量得到大大加强。

肺与大肠相表里,此次疫情中由于金受克导致的大肠系的问题都会减轻甚至消失。

文章来源-公众号:中里个医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