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儿湿疹的食疗偏方 冰糖糯米粥

评论334

朋友蒋某电话称孩子六个月大,脸上长湿疹——儿童医院诊断的,该院以中药内服外洗治疗,很有效,但一停药即复发,现在已是第三次来医院了。现在的问题是不能停药,然长期喝中药对近六个月大的孩子来说太难。问我有无好办法。我问孩子的食、眠、大小便—-,答均正常,唯右腮布满一片红色粟状丘疹,及孩子抓破留下的褐色结痂,还有中药外洗残留的中药染色,惨不忍睹啊。那就熬点儿冰糖糯米粥喝吧。多少糯米,多少冰糖?糯米少了那不叫粥,叫汤;而糯米多了叫米饭。糖嘛,起码得有甜味吧。

 

实话实说,问我怎样治湿疹,我是丁点儿招也没有,更何况是电话问诊。只是在交谈中,得知孩子面红,方使我记起彭子益“面红身痒为中虚,冰糖糯米粥极效”的话,当时也顾虑“身痒”是否包括湿疹,反正冰糖糯米粥是食品,又不是药,担心啥?

 

没想到一周后蒋某来电话,说孩子湿疹好了——喝粥第一天,孩子不烦躁了,不烦躁就不频繁抓脸了。第二天湿疹几乎消了,就剩下一些结痂,看起来也快掉了。第四天就全好了,问我还继续喝吗?好了?好了就别喝了。——嘿,当时只是应付差事,没想到还真好了。

 

于是赶紧查原文:“冬春之交,小儿面红身痒。冬春之交,阳气发动,小儿中气不足,阳动于下,遂越于外。红与阳皆阳气外越,宜补中气以回阳气,红自退痒自止,冰糖糯米粥极效。若认为火而用凉药,即成大祸。服凉药后若腹泻者,多发热而死。而宜凉药之病,面不红身不痒。大人亦然”(彭子益《圆运动的古中医学.儿病本气篇.面红身痒》P71)。

 

过了几天,蒋某又来电话,说孩子的病又犯了,又喝了些冰糖糯米粥,一喝就好。她现在是每天给孩子喂一汤匙粥,如此已三个月,无复发。

看来面红身痒的孩子,喝冰糖糯米粥补中气应成常规。

 

后来我又接诊2例小儿湿疹患者,年龄分别是4个月、7个月,初始喝冰糖糯米粥三至四次每日(四个月的婴儿熬冰糖糯米汤,用奶瓶喂),痊愈后改成每日一次,至今无复发。

彭师谓“冬春之交”,而现在时值“秋冬之交”或“冬”,看来“时值”不是辨证要点,关键是“面红身痒”。

 

写至此,想起彭子益说:“初学治小儿病,用食物不用药,治效之后,再学用药,便知用药之危险。小儿病理简单,都是药治坏的,最可恶的是认为小儿是纯阳体,有胎毒,肆用一派苦寒伤火消散伤气的药,将小儿治成死证。小儿乃稚阳体也,中和之至,然后成胎也”的时候,不由得联想到《圆运动的古中医学》的校订者李可师,他在本书序言中说:“—-,后世儿科、温病学派、时病派均标本倒置,不知人体本气自病之理,误标作本,妄杀许多人命。沿袭数百年,贻害非浅。我读彭子遗书,深感她不仅是医病之书,更是一册‘医医病书’,—–”。有意思的是,李可师讲:“按‘小儿湿疹古谓胎毒,由孕期过食辛辣食物,遗毒于胎儿所致。出生后,多数在3周内透发于外,当因势利导用连翘败毒散合三妙散,重用土茯苓、白鲜皮(可清湿热、疗死肌)、苦参,—-。—–本病治则,以清解内毒为主”

 

文章撷取至《李可老中医危急重症疑难症经验专辑.小儿重危急症医案.小儿湿疹》P88-89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