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拿治疗小儿抽动症大有可为!

评论379

【概述】

小儿抽动-秽语综合征是一种儿童时期,以慢性、波动性、多发性肌肉抽搐,或伴有不自主喉部异常发声与猥秽语为临床特征的常见心理、行为,及神经精神障碍性综合症候群。男孩多见,男女之比约为3:1,好发于2~12岁之间。少数至青春期自行缓解,部分逐渐加重延至成人。

现代医学对其发病原因和机理不十分清楚。认为其与遗传,中枢神经系统结构、功能异常和疾病(如癫痫),以及精神、代谢紊乱等有关。

中医谓“抽动”为“抽搐”、“瘛疭”、“筋惕肉瞤”和“振掉”;“秽语”则与神识异常有关。该病症与中医“慢惊风”、“慢脾风”、“异常瞬目”相类似。

【病因病机】

现代中医对于本病治疗多,总结少。处于不断探索过程中。

一、抽动与风

该病以长期反复发作的局部抽动为特征。抽动是肝风表现。《小儿药证直诀·肝有风甚》曰:“凡病或新或久,皆引肝风,风动而止于头目”
其记载的症状与本病相似。《素问·至真要大论》谓“诸风掉眩皆属于肝”,即头摇、肢体振颤、动摇不定属于肝风。惊风有急惊、慢惊之分,其区分关键在于抽动有力与无力。本病与慢惊风类似,却以局部抽动为主。

二、抽动与肝肾

肝肾同居下焦,精血同源。若先天不足,或后天失调,致精血不足,肝体和筋脉失养;或小儿缺少关爱,性情乖戾,急躁,肝气郁结不得伸展,郁而化火,灼伤营阴。由于肝体和筋脉失养,故出现频繁眨眼、皱眉、咧嘴、耸鼻、仰颈等面部抽动,以及摆臂、甩手、握拳、踢腿、跺脚等肢体抽动症状。并且多因情志激动诱发或加重,充分说明其为肝肾阴虚,筋脉失养。

三、本病与心脾

本病抽动具有不自主性,且无力,与慢惊风类似。心为君主之官,主神明。即人体各脏腑和部位之间的功能和动作的协调由心统帅。神无所主是无意识动作产生的根源。慢惊风责之脾。《幼科证治准绳·慢惊》描述“木克脾土,胃为脾之腑,胃中有风,瘈疭渐生,其瘈疭症状,两肩微耸,两手下垂,时复动摇不已”就与本病症状类似。由于其抽搐无力,故当责之于脾虚。

四、喉间异常发声和秽语与痰:喉间时时发出奇异声音为本病特征。喉间声响在中医多为痰浊所致。痰浊上蒙清窍和痰迷心窍构成本病又一关键病机。中医之痰来源于脾,即“脾为生痰之源。”为本病与脾发生关联的又一例证。

综上所述,本病为本虚标实之证。

标实为阳亢、风动、痰浊,以频发抽搐与秽语为特征。

本虚为肝肾阴虚,气血不足,心胆虚怯等所致。

【诊断】

一、诊断

1.标准:中国精神疾病分类方案及诊断标准(CCMD-2-R) 1994年泉州会议通过。

(1)病于21岁以前,大多数在2~15岁。

(2)主要表现为多种抽动动作和一种或多种不自主发声,两者出现于病程某些时候,但不一定同时存在。

(3)抽动症状一天反复出现多次,几乎天天如此,但在数周或数月内症状的强度有变化,并能受意志克制数分钟至数小时,病程至少持续1年,且在同一年之间症状缓解不超过2个月以上。

(4)不自主抽动和发声,不能用其他疾病来解释。

 

2.实验室检查:核磁共振(MRI)、脑血流显像(SPECT检查)可协助诊断。头颅MRI可发现两侧基底核体积不对称,双侧尾状核、豆状核的平均体积较正常减小。头颅SPECT检查可见颞叶、额叶及基底核局限性血流灌注减低区。患者抽动发作期间病灶部位局部血流灌注减少,发作期则增多,此与癫痫患者的SPECT图像特点相似,但是否与癫痫有相同的病理基础,有待进一步研究。

部分患者可有轻度脑电图异常,但无特异性,主要为慢波或棘波增加,无痫样放电脑波;动态脑电图(AEEG)异常率可达50%。颅脑CT多正常。

二、鉴别诊断

本病与儿童多动综合征病名近似,可合并发生,易于混淆 本病以局部(某组及多组肌群)不自主抽动及喉部不自主发声为特点,其抽动具有多样性、波动性和长期性。儿童多动综合征无抽搐,一般也无喉间异常发声,而表现为入静难,多动、好动、冲动。

【治疗】

一、治法

止(局部)抽搐,止秽语为治标之法,可通过镇肝熄风、滋阴潜阳、宁心安神、看惊掐惊、豁痰开窍而实现。调补阴阳、调和气血为治本之法,可通过滋养肝肾、补益心脾等而实现。
实证、热证、阳亢以方1为主,方2为辅;虚证、寒证、清阳不升以方2为主,方1为辅。

二、基本方

处方1

组成

心肝同清 (3~5分钟)

头面四大手法(开天门1分钟内;推坎宫1~2分钟;揉或运太阳2~3分钟;耳背高骨3揉1掐50~60次)

头部三振按
(拇指指腹或掌根振按百会,每振5~8秒,停顿片刻,再振,共操作约1分钟;两手食、中、无名三指并拢分别置于两目上眶,3揉1振,2~3分钟;两掌相对置于两太阳穴,对称向中央挤按;后一手掌置于前额,另一掌置于后枕部亦对称向中央挤按;每挤按3~5秒,振1次,操作2~3分钟,名振按头四方)

三阴交操作

(两手拇指端分别置于三阴交,先点10次,后以拇指指腹振按30~40秒,再上下搓擦令热)
处方2

组成

补脾经 (3~5分钟)补肾经(3~5分钟)揉二马(2~3分钟)

揉内劳宫 (1~2分钟)捏脊(3~20遍)

丹田操作(以三指或全掌摩小腹约1分钟;揉2~3分钟;每振3~5秒,放松,再振,约1分钟;横擦令热)

三、辨证论治

(一)阴虚风动

证候:频繁眨眼,面肌抽搐,头摇摆不定,咽喉不利,清嗓频频,消瘦,潮热,盗汗,五心烦热,头晕,目斜视,听力下降,舌红少苔,脉细数,指纹浮红。
治法:滋阴潜阳止痉

处方:方1配合方2。加水底捞月(30~40次,滋阴清热潜阳),点攒竹(10~20次,镇静安神),点四白(10次,止面肌痉挛及频繁眨眼),推桥弓(左右各5~8次,平肝潜阳降逆),下推天柱骨(令局部潮红,平肝降逆),拿太溪(10次,滋补肾阴),摩涌泉(20圈,引火归元)。

(二)心肝火旺

证候:四肢躁扰,瞬目不止,睡中磨牙,挖鼻挠耳,面红目赤,心烦易怒,口吃频作,夜啼不安,口舌生疮,烦渴引饮,舌红降,脉弦数有力,指纹色紫。

治法:清心除烦,平肝镇静

处方:以方1为主。加打马过天河(食中二指沾凉水交替从下向上拍打至前臂掌侧潮红,清心除烦),推擦心俞(以拇指指腹向下推擦心俞,令局部发热,能清泻心火),掐精威(两拇指一掐精宁,一掐威灵,同时掐10次,止惊止抽搐),掐山根青筋(10次,山根青筋是肝风特征,掐之能平肝熄风),扫散头侧(1~2分钟,既能祛风,又能醒脑开窍),分推腹阴阳(20~30次,能疏导气机,发散郁火),掐太冲(10次,清泻肝火)。

(三)心脾两虚

证候:肢体瞤动、麻木,抽搐无力,时时惊惕,头昏、健忘,学习成绩差,注意力不集中,睡中易醒,流涎,面色无华,食少,便溏,舌淡,苔薄白,脉细无力,指纹浮。

治法:补益心脾,安神定志

处方:以方2为主,配合方1。加推上三关(1~3分钟,为温为补),揉外劳(约1分钟,为温为升),掐内关(3揉1掐1分钟,宁心安神有效),拿风池与拿肩井(各拿约1分钟,能升提气机,改善头颈部供血),拿血海(10次,能养血祛风,止抽搐),揉足三里(2~3分钟,补脾胃之气),点心俞(10次,振奋胸中阳气),振揉膻中(3揉1振1分钟,开胸顺气,振奋心阳)。

(四)痰迷心窍

证候:时时抽搐,神情恍惚,喉间奇异叫声,流涎不止,咽喉不适,头昏,胸闷,恶心,时时干呕,苔腻,脉滑,指纹滞。
治法:豁痰开窍

处方:方1配合方2。加运内八卦(2~3分钟,顺气化痰),揉掌小横纹(约1分钟,该为化痰要穴),捏挤板门(10次)和掐揉小横纹(10遍)能清热涤痰,开窍醒神;黄蜂出洞法(5~10遍,能豁痰定惊),揉膻中并乳旁乳根(三指揉法1~2分钟,化痰散结,宽胸理气)。
四、对症治疗

面部抽搐以掐人中、承浆为主;上肢抽搐掐合谷、曲池;下肢抽搐掐百虫、承山和委中(以上穴位为古今治惊止抽搐的经验穴位,各穴掐10次左右)。动作协调性差,抽搐频繁可加掐十宣(5遍)和调五脏(5遍),该两法于患儿十指操作,能协调五脏,调节心智;眨眼频繁加明目、祛风,止痉的点按攒竹(一手食中二指分开按之,10次)、拿睛明(拇、食二指按于睛明,并同时向中部用力拿之)和点丝竹空(10次);鼻部抽搐加能通鼻窍、止鼻部抽搐的点迎香(10次),振山根(10次);挠耳不止或耳部抽动加长于祛风镇静的点角孙(10次),振翳风(10次);甩手耸肩加拿肩井(1-2分钟,祛风通络)和定惊止抽搐的掐老龙(10次),掐五指节(10遍);下肢摆动不止加点犊鼻(10次,疏通气血,止惊风),拿跟腱(即拿太溪并昆仑,约1分钟,能解痉,熄风);喉间声响加推颈后三线(正中线及左右旁开1.5寸线,疏理膀胱经,利于改善头部气血供应),拿肩井(约1分钟,缓解喉部肌肉痉挛),按三凹(振按天突10次,两手食指同时按缺盆,至最大忍受度停留数秒,放开,再按,操作6~8次,利咽喉,散瘀滞,缓解喉肌痉挛)。

[注意事项]

一、本病为小儿推拿优势病种,但治疗时间很长,常常数月或经年。根据本病抽搐为慢性,波动性的特点,可于其频繁发作期间以方1重点推拿;于平时则以方2为主,可教会家长,用于家庭保健按摩。对症加减中针对各部位抽搐的掐人中、承浆、合谷、曲池、百虫、承山和委中等穴,如抽动频繁,宜用力深重,掐10次左右,如平常调理,则宜采用掐揉法,每3揉1掐,掐之力度可适当轻些。

二、对于秽语,或口吃小儿,可采用变换语言环境的方法进行调理。如让其学习另一种方言或外语,坚持每天高声朗读课文等。

三、坚持综合防治。如饮食宜清淡,多食蔬菜及粗粮,忌食油腻、煎炸、辛辣及易于过敏的食物,饮食习惯应规律化、合理化,不强迫进食。心理调节非常重要,要消除小儿心理与精神负担,使之树立自信心,不恐惧,不自卑。要避免感冒,增强体质。

四、本人经验,配合中药效果更佳。中药最好加工成丸或散,利于长期服用!

文章来源:廖品东新浪博客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