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体空间医学 采访视频

评论8121

郭美彦,河北人,“正定县三辰康复理疗院”副院长兼门诊部主任。

视频内容:


 

视频来自公众号:俺爹俺娘俺家乡。原文标题:我的家是驿站,也是江湖。

视频文字部分:


我叫郭美彦,1971年出生在河北省石家庄市,是家中的第五个孩子,现在是“正定县三辰康复理疗院”副院长兼门诊部主任。因为父亲是中医,我的家是驿站,也是江湖,这里每天上演着与中医有关的故事与传奇。

父亲以毕生的精力创立了人体空间医学,立足于细胞学说,将中医和现代医学结合起来。人体内部是一个复杂的空间巨系统,在人体中无处不在,无处不有。同宇宙空间一样,人体内部空间也蕴藏着巨大的能量。

“清除污染,疏通河道,能量搬家,公转畅通”,这是空间医学的16字真言。在大量临床的基础上,父亲创立的“郭氏火灸疗法”,是以父亲精心研制的药酒为原料,对人体的尾闾、足、右肩胛等几个关键部位作火灸理疗,借助外力推动人体内部能量与物质的协调转化。

【采访】河北中医药科学院副院长 曹东义教授:

《黄帝内经》里面说过这样的话:少火生气,壮火食气。火灸的方法是借助外界的药酒点燃以后,把上面的心火引到肾水这里,让肾水不至于那么寒冷,肾水在火灸以后向上蒸腾,可以让上面的火不至于那么亢烈。

中医讲“聚则成形,散则成风”。人体中的能量物质在某个区域运动缓慢、聚结,就是“病”;将能量物质疏通、消散并正常地运动起来,就是“治疗”。正如著名医学家仲景所言:“大气一转,其气乃散”。

父亲推出的“小方”治病,以其“轻灵活泼,恰中病机”,在临床中取得了良好的疗效。每服小方最多六、七味药,一味药只有几克;每服药不超过三、五块钱,让百姓看得起病,而且还要看得好病。

【采访】湖北省荆门市第三人民医院原院长 黎万洲:

因为我自己也跟着父亲学了8年的中医,我们自己开方的话,一服药就是几百块钱,而在这里呢,每开一次小方就是一周的,就是五十多块钱。

【采访】吕秀兰 74岁(宫颈癌患者)

我就花了90块钱,吃了点药,就把我的病都治好了。

【采访】关智轩 13岁(紫癜肾患者):

这个中医不痛,不像西医那种打针、输液那种。

【采访】河北广播电视台播音指导(原国际部主任)林燕 :

他这个舌诊的研究我觉得很精到。因为我常来常往,我看在这住院病人都是舌诊、火灸、小方,有的癌症病人40多块钱就“好了”。

时光飞逝,但父亲掌灯著书,看病医人的身影,却令我永远难忘。他用毕生的精力和心血,“熬”出了一个医者的风范。

【采访】大姐 郭美玲:

从患者的角度出发,考虑到他们的心情和痛苦。

【采访】二姐 郭彩玲:

今生什么也不要怕,有德必然有路。

【采访】三姐 郭彦岭:

不要做对不住别人的人,不要去欺骗人。

【采访】四姐 郭彦芬:

不要把患者当财神,钱是脏的,要把它用在干净的地方。

从医20载,看病已经融入到了我的血脉里。虽然也有很多无奈的时候,但“帮助,治愈,安慰”却是我们不变的信念。

对患者的每一次治疗,对于我来说,都像是一次战役。医生和患者之间的关系从来不是仇人,而是战友,我们给予彼此毫无保留的信任和尊重。

【采访】马云玲(乳腺癌患者)

我特别感动,一看见他们就想流眼泪,我觉得把我从死亡线上拉回来了。

【采访】吕秀兰 74岁(宫颈癌患者)

给我动手术的两个主任说:动了手术你也是最多活2年。我现在活了22年了。

【采访】初景华 77岁 (类风湿性关节炎)

在我有生之年,我每年只要能走路,我就要来这个院里,感恩!

人体空间医学的根在于传统,懂得了根,就懂得了它的枝繁叶茂,所以,我对空间医学理论自信,临床自信。

【采访】河北中医药科学院副院长 曹东义:

空间医学或者说小方治病,看上去很简单,但是它具有很神奇的魅力。魅力就在于它植根于中华文化,是跟中医的道和术很好地凝聚在一起的一个样本,一个体现。

人体空间医学 采访视频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